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你的父亲[七][原]  

2007-11-23 22:39:37|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和母亲的心情应该是极度压抑的,他们认为导致我视力差的原因是因为母亲孕期营养不良和后来的早产,无形中他们把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给本已疲惫不堪的心灵再加上了一块磐石。母亲似乎再次处在理智崩溃的边缘,她不停地让我辨认她在远处伸出的手指,甚至把1分2分的硬币抛在地上让我识别,让我拾起她扔在远处的东西,可事实上还不具备数概念的我对这一切的辨识令她那一厢情愿想否定残酷事实的愿望一次又一次破灭。象所有爱孩子的父母一样,他们依然不愿意相信所有一切不幸已经降临到我的头上。父亲的心情并不比母亲好,背负沉重的十字架去上班,靠亡命的工作去掩盖一份痛楚与苦涩。父亲从别人那里了解到看远处看绿色有助于提高视力,于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不再扮演卡车司机的角色,在父母携带下到野外去看远山和树木。很多时候他们带了我沿川黔公路盘山而上,指了远处的东西让我识别,仿佛那样可以提高视力。很多时候我能够看见低飞的燕雀,还有山丘之间横亘的引水桥,于是他们脸上就有了欣喜,仿佛刹那间我的眼睛恢复了。

        然而,事实终究是无法改变的,一切都令他们最终失望。渐渐的,一向对我呵护有加的母亲在郁闷驱使下开始对我大嚷大叫,骂我“瞎B眼”。三岁的我竟然对这个词语刻骨铭心,“瞎B眼”三个字在母亲那种复杂的也许是绝望的眼神伴随下在我幼小心灵上烙下一道永不磨灭的血痕,直到今天,我笔落至此,依旧内心疼痛。我并不责怪母亲,在我看来在当时那样绝望的心境下她用这样的词语已经再正常不过的了,我不能够苛求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母亲能够象今天具有教育学位的我一样去顾忌儿童稚嫩的心,即使在万分无奈情况下嫌弃我也应该是极正常的事情。事实上,除了在我无法拾起地上细小的东西和看不清她伸出的手指的情况下她恼火地“骂”我外,我并没有受到冷遇。

        母亲终于没法安心在綦江呆下去了。她和父亲决定带我去彻底检查。从那时起到我十岁小学毕业时,父亲和我的足迹踏遍了重庆的各大医院,见过无数医生,甚至一些人介绍的民间医生父亲都不惜一试。我见够了白大褂,嗅够了特有的福尔马林味道,希望、失望,虔诚并未感动上苍,终于在我十岁那年,我鼻梁上多了一副啤酒瓶底似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