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你的父亲[十八][原]  

2007-11-29 18:49:23|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7年,小镇仍旧没有安装电灯,天黑的时候,街上就已经行人稀少了,除了小孩子在黑黢黢的旮旯捉迷藏偶尔发出的惊呼声和咯咯的笑声外,街道显得寂寥而冷清。

        冬天临近了,天便黑得早。晚饭通常是在煤油灯下吃的。我家和跛脚邹姨共用一个厨房。她的男人是一个鞋匠,在当时的矿业学院(在合川三汇镇,后搬迁至徐州)替人补鞋子,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不常回来。但每月照例是要寄钱回家养孩子的,邹姨也是小镇有名的鞋匠,男人寄回的钱加上她补鞋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尽管她有四个孩子,生活也算是艰难却也比我家要稍微好些。母亲和她是老邻居了,两家关系相当不错。前面提到的琼姐姐是她的大女儿,下面还有一个儿子,很调皮,被打骂是家常便饭,后来不念书了,在社会上飘荡,83年严打给判了重刑。然后是两个女儿,小冯霞便是小女儿。邹姨的男人很爱喝酒,只要他回到小镇的家,顿顿都会喝酒的。现在想来,我喝酒就是从那时启蒙的。

        那时候我们两家境况其实很类似。都是两个女人在家里带孩子,而男人在外挣钱。所以当男人回来的时候,女人便尽量把伙食弄好些,那种无言的关切从每天饭桌上的菜肴就能够辨别出来。当然,那会子我是不能够明白的,我唯一感兴趣的是,由于两家共用一个大饭桌,所以无论是父亲回家探亲还是邹姨的男人回来休假,我都能够饱口福。在那个时候,再也没有比吃鸡鸭肉让我更开心的事了,象过年一样。父亲不常喝酒,也不许我沾。但小冯霞的爸爸可就不同了,他喝酒时常常会觉得没人陪而少了兴致,有时他会把我拉到桌上,往我嘴里塞上两片肉,然后用调羹舀少许的酒让我尝尝,只要母亲不说什么,我自然是照尝不误。酒的滋味并不好,但那肉的滋味可美妙哦。有时他也让小冯霞来尝点酒,可冯霞不干,于是他就借了酒性数落说女娃娃就是没有出息,连喝酒都不敢。母亲很多时候在邹姨家吃饭时就把我带出门去,估摸着就是怕我跟着馋嘴吧。

        镇里忽然决定修一条公路连通邻近的佛盐(曾经是一个乡,现在已经并入了太和镇)。佛盐不太有名,但它和小镇相邻的古楼山却因为一次考古发现而闻名世界。大约五十年代,在那里发掘出了世界第二大恐龙化石个体,被定名为“合川马门溪龙”,长度仅次于美国科罗拉多龙。这条公路便刚好从古楼山下经过。小镇的居民被发动去修路。母亲自然也在此列,因为参加修路是和供应粮挂钩的。于是母亲就把弟弟背在背上带了我一起去修路。修路持续了好几个月,完全靠人力完成,那质量可想而知。但这条路于我而言,却是有特别的意义,因为五岁的我也参加修路了。在后来,我看到大人们在挑鹅卵石和泥土,我也学着他们抱起能够抱动的鹅卵石跟在母亲身后,一天往返好多次。那段时间我饭量突然增大,有一天下午,修完路回来,我直嚷饿得慌,母亲给我买了一碗汤面,可我吃完后还吃了三两米饭才罢休,让母亲顿时目瞪口呆。

        七七年,就在这些孩提趣事中悄悄过去,并没有太多的深刻记忆。我视力差的现实逐渐被时间淡忘掉,在父母心中或许只剩下无可奈何的阴影。经济虽然拮据,但母亲仍旧尽可能让我和弟弟穿得干净整洁,我那时比许多同龄小孩要爱干净,这让母亲到现在都还念叨那是我小时侯唯一令她感到欣慰的好习惯。呵呵,我实在无法断定,我现在的不修边幅和衣着随便是否是这种好习惯的逆反。

        七八年春节即将来临,母亲决定在开年后带我和弟弟去綦江,因为爸爸还不知道弟弟长成啥模样了呢。在去綦江前夕,在皂角完小任教的大姨妈来信让母亲带了我和弟弟到那里过年。于是,在春节前,我们去了皂角。这次去皂角注定将改变我今后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