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你的父亲[十九][原]  

2007-11-30 19:23:04|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挥弦,你现在还不能够明白很多道理。或许在许多人看来,你的父亲童年的磨难该结束了,转折即将发生。的确也是这样,1978年的春节是在皂角过的,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然而,我却在这里开始了四年的小学生活,它将对我此后发生很大的影响。

        现在让我叙述这段经历,以及与此相关的一些琐碎的事,毕竟它就是你的父亲的历史。

 

        母亲几姊妹颇有些传奇似的经历,我将在以后的章节中叙述到。而此时,当母亲接到大姨邀请去皂角过年的信的时候,一个事实是,她们作为普通百姓在经过了一番天灾人祸后,终于带着各自的酸甜苦辣在78年的春节聚到了一起。

        皂角是合川的一个乡,属于当时的铜溪区管辖,后来成为镇,再后来并入了铜溪镇。皂角小学便坐落在当时的乡政府旁边,那时叫做公社,有一道小门通向公社的大院,甚至和公社共用一个厕所。这所学校是一座寺庙改建而成的,大姨一家就住在一个佛堂里。和母亲来到那里的时候,二姨和小姨都来了。二姨是从华蓥山下那个叫做渭溪的小镇赶来的,小姨则本来住在皂角。这是一次难得的聚会,从前的姊妹如今都拖儿带女,或许在大姨妈眼中平添了一道沧桑的风景罢。

        节日的气氛在这个乡村小学弥漫,尽管放寒假后整个学校显得异常的冷清。因为从前是寺庙的缘故,甚至让人觉得阴森,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团聚的一家几姊妹的好心情。母亲把我和弟弟打扮的干干净净——她一向不愿意别人,哪怕是亲戚感觉到寒碜。大姨和姨爹很热情,他们的大女儿就在附近的红光三队插队,小儿子跟着他们。那时的双职工,家境自然比我们好多了。他们杀鸡宰鸭——在当时应该算是比较富裕的生活了——款待远道而来的姊妹。我每天都盼着吃饭,丰盛的菜肴让我大快朵颐。我最爱喝鸡汤,那味道好极了。记得二姨在吃饭时问我为什么不大爱吃鸡肉,我吧唧吧唧喝了几口汤答道:“营养在汤里”。满座笑倒。可就这个普通的回答让大姨爹十分赞赏,说我聪明。母亲自然高兴,善于察言观色的母亲甚至意识到大姨爹的赞叹绝非玩笑。后来的事实证明我那天的回答所受到的赞叹得到他们的公认,大姨爹觉得我是极有慧根的。然而这也增加了母亲的失落:这么聪明的孩子输在了眼睛上。

       我们也去了小姨家玩。她就住在学校附近。她有三个孩子,老二和我差不多大,老三是个女儿,比弟弟大些,但长得比弟弟胖多了,那脸圆圆的,象个大苹果,大家都叫她“黑三”。这名儿最初让我仔细的看她的脸,但却并不觉得怎么黑,后来知道是因为她属于超生,没上户口的,所以大家玩笑的称为“黑三”(呵呵,如今的黑三可是经典美女哦,黑三就是一汀的妈妈)。小姨的婆婆是特别善的一个老人,不大说话,却很勤劳。后来我到皂角念书,就经常去她家了,有时甚至在那里吃住几天。

        这个春节在几姊妹的叙旧声中很快过去,母亲带了我和弟弟准备去看父亲。临走时,大姨找了很多表哥不穿了的衣服让母亲改了给我穿。可以说,那些衣服换了现在的小孩子是绝对瞧不上的,而我却非常高兴,摩挲着衣服憧憬穿在身上的感觉。后来我读《红楼梦》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节,看到大观园主子丫头们送许多旧衣物给她,她乐得砸嘴念佛,我就想,那时母亲的心态未尝不是如此,不禁为之心酸。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