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你的父亲[廿四][原]  

2007-12-08 22:07:25|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合川县城往西,出较场坝,到“立十字”过河,再走五六里羊肠小道,便到了皂角。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只有一条窄窄的小街,统共只有四五十米长。学校就坐落在公社附近,门外有一个大的晒坝,农民们晒谷或者是开社员大会以及学生集合都在这里进行。我那时并不知道,我将在这里度过我最重要的四年。

        母亲向大姨妈说明了来意,他们并不感到吃惊,好象早就决定好了接纳我似的。大姨妈和姨爹让母亲放心回去,说他们会照顾好我的。母亲提出每月交十块钱生活费——大约相当于父亲每月寄回家的钱的三分之一左右,但被拒绝了,姨爹认为他们宽裕些,完全有能力抚养我。母亲拗不过他们,只好不提这事,但后来仍然每月为我存上十元钱,我知道她是很自尊的,她不愿意让大姨妈白白的抚养我。

        开学已经两个月了,我在哪个班去念书成为了事实的难题。在姨妈的陪同下,母亲向校长介绍了我的学习情况,当然也谈到我低下的视力,她寄望于这所简陋偏僻的山村小学能够看在姨妈和姨爹是学校教师的份上给我一个公平的机会。校长挺开明,虽然他爽快的答应了,但他怀疑我能否适应学习。为了验证我的学习能力,在大姨爹的建议下,校长亲自出了一份题考我,我比规定的时间快了近一半完成了这次特殊的考试,校长不再怀疑而且同意我直接读二年级。他把我安排在了潘竣一老师班上,潘是当时江津专区的特级教师,极细致的一位老师,遇到她应该是我最大的福气,直到今天我依然充满崇敬与感激。

        母亲在安排完这一切后就离开了皂角,我虽然万分不舍却除了大哭一场外也无可奈何,在泪眼婆娑中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现在我得转入另外的描述,这与我的今天有很大的关系。我不会吝惜笔墨来介绍那些在我童年给予我关怀和滋养的人们,他们是除父母外最让我感动的人,虽然有些已经作古,但我在心的深处依然为他们树立丰碑。当我学会比较善恶是非之后,特别是当我也成为一名教师之后,他们影响到了我的行为和思想,更影响到我对我所在群体在价值判断,我今天的批判看待我所在群体道德的迷失与当年他们的光辉照耀我性灵有莫大的关系。

        让我先说说大姨爹吧,父母不在身边的日子,是他给予我慈父般的温暖和教益。他是九三年去世的,他的去世让我感到悲伤,甚至导致我和师范校某些领导的冲突达到一个临界点,让我愤然出走广东。这些我将在后面加以叙述。现在我希望笔下能够走出一个睿智老者的形象,当然也包括我能够知道的他的沧桑的经历。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