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走过那缕炊烟[原]  

2008-01-26 19:31:40|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和挥弦娘商量好的,今天陪她回趟娘家。老丈人外面打工回来了,说是在今天杀年猪。唉,一年到头,就这个时候回转那小村落看看她年复一年老去的爹娘。

        出门的时候,天阴沉得厉害,寒风凛冽,指尖都冻得生疼。临近节日,乘车很不方便,好不容易上了车,磨蹭着到了吊嘴,距离家还有一长段路。四周很安静,除了几辆载客的摩托车停在路边,见不到其他人影儿。儿子蹦跳着跟在身后,四下张望着,山村的景色对他来说是新奇的。我望着那条熟悉的路,蜿蜒着穿过山峦,从前是极泥泞的,如今硬化过了,直通到家附近。即便是遇到下雨天,也不会象从前那样在泥泞中舞蹈了。远远的望过去,路的两旁矗立了好些淡黄色外墙的房屋,据说是为三峡移民修建的。但似乎并没有人住进去,他们都外出打工了,离除夕还早呢,好些还在路途中罢。牵了儿子冰凉的小手沿着这段路走着,风直往脖子里钻,忍不住竖了大衣领子,自忖那形象活脱一个小老头,再看看脚步匆匆的老婆,依然年轻依然漂亮,连山村妹子的影儿也给这些年城里的空气给稀释干净了,不知是喜还是忧。

        空气虽然干冷,却清新可人。路边水田里有一群群鸭子在扑腾,翅膀拍打水声哗哗直响,嘎嘎的叫声传得老远。偶尔也有院落里跑出的土狗呼啦窜出,发出一阵欢叫,便听得屋里有人吆喝:“死狗,叫啥叫!”。老桑树上还挂着几片残叶,小桑树枝条却抽出了嫩芽,芭蕉树上还兀自挂着沉甸甸的芭蕉,甚至折断了枝干,据说这样的芭蕉就不能够吃了,失去了营养在折断那天起就不再生长,难怪虽然沉实却小得可怜。我指了远处竹林蓬松告诉儿子,那竹林里就是人家,你看到了么,升腾的淡蓝烟雾,那是炊烟呵。我故意夸张地抽抽鼻子,嗅到什么了?是柴禾燃烧特有的味道,隐隐夹杂牲畜粪便的味儿,并不妨碍那空气中本真的清新。经过桃树林,叶片早掉光了,枝条屈曲夭矫,我便给儿子讲“桃之夭夭”的故典来。一路走过,田野,院落,围了光秃秃树干的草垛,悠闲觅食的鸡犬和悠闲玩耍的老人孩子,在我眼里是绝好的风景,祥和而质朴。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晌午,猪早杀了,房前屋后弥漫着炊烟。帮着丈人杀猪的乡邻坐在院坝抽烟,聊着年成光景的话题。去年也是他们来帮忙的,我认得,只是又看出些老来。老丈母依旧声音洪亮,倒是老丈人一年的劳作下来,两鬓分明又增添不少白发。儿子忙着吃外公给他烤的红薯,在他这是上佳的美味。大碗的酒,大块的肉,我知道这是乡下人一年下来的辉煌。

        屋里狭窄住不了,下午就回。临走时,邀他们来城里,说家里喂了牲畜走不了的。倒是老婆不客气的拿了些排骨和瘦肉,还在土里割了几棵羊角菜,标准的无公害蔬菜。老丈母一直送我们到路边,不停的逗弄着小挥弦。天开始飘雨了,我让她回,走远了回头,告诉老婆,你妈还站在那路旁看着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