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思想在冰河中游走[原]  

2008-12-13 17:21:39|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思想在冰河中游走[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我面朝东逝的涪水,想起孔老太爷说“逝者如斯”,

可是,逍遥的庄子在我背上发笑。

(1994年夏摄于故乡涪江岸边)

        【一】

        如果我哪一天不再思考了,那么,我就死了。

        见过很多临终场景,有亲人,有朋友,他们生前都曾经笑谈生死,可临终一刻眼里却分明是对尘世的眷念和不舍,千古艰难唯一死呵。

        我怕死,所以我要尽可能思考,思考是一个痛并快乐着的过程。

        有个法国君主放言:“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我想,在他没死之前,洪水滔天又该如何?那是帝王的私心,在历史的暗角里偷偷地笑。

        布衣匹夫,羸弱书生,难担兴亡,却大可让思想自由翱翔。

        【二】

        沙弥一念不屈不挠的信念在新浪燃烧,眼光锐利不是好事,深刻的思想者是痛苦的,书生意气。

        一念假设1945年在重庆发生的事。我笑,历史如棋,棋如人生,胜败皆在落子间,惟独历史不允许复盘,可以借鉴,却不容重新来过。

        清晨,兀在梦中,电话铃响,朋友说他一篇博文忽然不见了。意料之中,意料之外,能够有如此待遇,定是戈矛文字,可喜可贺。

        【三】

        忽然对明朝产生了好奇,那是一个值得解剖的朝代,准备找来《明史》读读,在尘埃背后去寻觅人间烟火该是何等的酣畅。

        有些后悔当年学校要求选修时没有选历史,否则也可以从故纸堆里找出几面镜子照照。选学中文也不算错得离谱,毕竟能够看明白那些发黄的书页上的鲜血淋漓。于是,不至于活得太天真。老前辈们曾经很是清醒,有《甲申三百年祭》为证,像是刀斧,不同的是如今的人再没有前人的胸怀。

        【四】

        这个冬天很有些冷,呵冻读史也是难得的快乐。偶尔一瞥,于秦砖汉瓦搭成的化妆间里走出一个女子,厚施粉黛,不知沧桑,细细看去,原来不过是一抹幻相。

        最近华东政大的杨师群教授恐怕很是郁闷,仅仅因为课堂上鲜明且不合时务的言论,一不小心被学生告发为“反革命”,我能够理解他评价这事“太匪夷所思”时心里的悲凉,面对那样的学生,那样的大学教育,他实在是有理由感到悲观的。我不禁暗自生恨,当年要是能够聆听到如杨教授这样的老师讲课,该是何幸呵!可惜,这也不容假设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