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你的父亲[卅二][原]  

2008-09-19 20:50:06|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我人生的第一个暑假开始了,谢绝了县城里曹婆婆的挽留,我固执地回到了小镇,毕竟我一学期未见到母亲和弟弟了,童年对父母的依恋总是那么刻骨铭心。

        弟弟已经三岁,半年的分别并未让他感觉到我的陌生,很快,潜藏在血脉中的亲情显露出了最温情的一面,除了完成暑假作业外,我便是带着弟弟玩儿,以便让母亲能够有时间去小镇口的刺绣作坊做点短工贴补家用。我依然要和院子里的小冯霞打架,而且因为我的瘦弱总是被教训得鼻青脸肿。打架后我们依然会在一起玩游戏,见了“世面”的我游戏方式已经超过了同龄小孩,以至于没多久我就开始成了游戏的主角,教会了街坊孩子们那些我在乡下学到的游戏,而弟弟则只能屁颠屁颠跟在后面,但这样也打发了不少的时光。

        天气很热,小镇的男女老少都乐意到涪江边泡着,而母亲却严令我和弟弟绝对不能够到江边去,否则就会挨揍,对母亲从前那些日子暴虐的记忆使我终究不敢越雷池半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小伙伴的父兄们带着他们去江边游泳。就连那个经常让我吃苦头的小冯霞,也因为她有一个水性极好的哥哥而格外得意,这实在是一件让我郁闷的事。我开始盼望爸爸能够回来教我游泳,可父亲把探亲假安排在春节,这个假期我是注定只能带着弟弟乖乖地远远的羡慕着那些可以自由下河嬉闹的伙伴们,这滋味实在不好,甚至让我在平时游戏中都感觉到低人一等。

        当然我也有值得自豪的事。由于非我情愿的跳级,和我玩的同龄伙伴几乎都没有上过学,能够认不少字那可是值得骄傲的本领,小镇的父母们甚至毫不掩饰他们对我的称赞,有时当着伙伴们的面极力夸奖我委实让我感觉到难以言说的惬意。我想,这多少让我因为不能够到江边嬉闹而产生的沮丧得到了某种程度的补偿。

        这个暑假依旧因为不能够像伙伴们一样下河洗澡而让我感到在记忆中缺少真正可圈可点的印象,除了几场夏日寻常的暴雨外,那些夕阳西下时才穿了裤衩赤膊往来穿梭在小镇的游泳归来的人便是最深刻的印记,而我的暑假生活却乏善可陈——唯一的欣喜是小冯霞的哥哥偷偷带我坐了一回轮胎让我感受到除却江水凉爽外的惊险刺激(小镇有些人家用轮胎做游泳圈玩横渡涪江的把戏),而这次冒险也因为跛脚周姨对儿子的责骂戛然而止。尽管如此,但对于我的母亲来说,这个假期无疑是记忆深刻的。在这个炎热的夏天,一个重大的转折使母亲看到了生活开始变得美好的希望。

        在假期里的某一天——或许是经过了此前较长时间的酝酿而我作为孩子并不可能知情——母亲居然获得了一份在当时看来是比较固定且收入稳定的工作,这足以改善当时家庭经济的窘迫。我是从那个神秘的劳动工具运抵小镇时所引起的轰动才知道母亲拥有了一份多么美妙的工作的。在当时,这个劳动工具的神秘诱惑超过了工作本身,毕竟开创了小镇的先河,这工具就是由母亲和我的一个远房姑婆在街道支持下借钱从上海买回的一台捷克斯洛伐克产的27英寸黑白电视机,她们准备靠放映这先进玩意儿来挣钱养家。于是,我也因为这件事而记住了这个算不上快乐的暑假。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