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你的父亲[卅一][原]  

2008-09-02 12:21:48|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据说先贤孟子幼年时也曾经对杀猪很是感兴趣,结果导致他老娘主动拆迁,所以他最终没有成为“以无厚入有间”的屠宰高手,成语“庖丁解猪”也就变成了“庖丁解牛”。1979年的夏天,挥弦的父亲痴迷于对杀猪的观摩最后也没有使挥弦爹成为屠户,那伴随着嚎叫的血淋淋的宰杀现场只是记忆中的一片书页慢慢地在我的人生中泛黄。

        桃李熟了,杏子出来了,小街上有乡民背了背篼来卖。大姨爹是不允许孩子自己去买的,但他们并不吝惜,他们会买来很大的桃子李子,搁家里有计划地吃,而且还得有时间和场合。远不像现在我这样,让儿子想吃就吃。倒不是单对我如此,整个家庭教育都这样,他们的孩子——表姐插队结束已经来到学校代课,表哥念初中一年级——同样得遵循这样的规矩,甚至有时对我可以网开一面,而他们是绝对没有机会的。姨爹说了饭后吃水果,那家里再多水果放那儿,饭前无论你多么想吃也是没门的。姨爹的规矩特别多,我后来揣测似乎和他读旧学的经历有关,但最终否定了,我甚至大胆地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过他的那些规矩,但终究没有得出可靠的结论,在九三年他去世后,渐渐的我发现自己曾经多么受他的影响,以至于在心里把他当做了圣人的模样。姨爹的规矩有时也很奇怪,但不无道理。比如我吃梨子苹果是不削皮儿的,原因当然是懒惰,大姨妈就责备我,可姨爹会赞赏,说有些水果皮吃下去好;我洗脸总不用劲,轻轻在脸上擦几下就完事,大姨妈责备我,姨爹却说那样是正确的,那样不会伤着皮肤;当然,大多数时候姨爹并不像这样“帮着我”,比如他讨厌大家在碗里选菜,一度要求用公筷,只是后来觉得那样吃一顿饭太慢了才作罢。姨爹极强调讲礼,特别是称呼,如果错了,他会大光其火。记得那时,由于我们习惯了管表姐的未来婆母为吴妈,后来表姐结婚了,按习俗我们仍然称呼吴妈并无不敬,然而,姨爹大怒,说我们连称呼都不懂。我和表哥茫然,他就说应该管叫“姻伯”,老天!这词儿当时第一次听说,怎么喊也拗口,为了熟悉,每每要去表姐的婆家,我和表哥都得“姻伯、姻伯”的念念有词,惟恐忘了挨骂。由此可见姨爹的规矩排场之一斑。

        姨爹的藏书是很多的,给我买连环画是不吝惜的。所以,当小街上那些背篼里的桃李让我馋涎欲滴时,我几乎用了我所有的小人书去交换同伴们书包里的桃李以便让自己能够大快朵颐,当然这样的交换并不公平,而且充满被发现的危险。诱惑依然存在,我无法抗拒,于是我往往只同意给他们看一两天,然后得到两个李子或者半个桃子的报偿。有时我也向要好同学讨要桃李杏子之类的,有时能够得到一牙桃子,而李子据说不能够分吃,往往讨不着,我也不以为意。这样的情形如今看来是儿童社会化过程的必然经历,当有一次我在学校目睹了儿子向同学讨要小吃时,儿子发现我看到了很是惊慌,反倒是我安慰他说爸爸当年也这样,这很正常。

        在夏天味道越来越浓郁的时候,我在知了的噪鸣中结束了小学二年级。我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太和家里,而姨妈姨爹得阅卷,我就随了表姐进城,然后呆在婆婆那里,等待她把我转送回去——把我送到车站,然后找一个熟人看着,下车后我自己回家。随后的两年都这样,直到五年级初,因为一件事,我开始倔强地一个人独自去乘车回家和独自去皂角上学,那时我已经九岁了。

        我学习生活的第一个暑假开始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