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你的父亲[卅四][原]  

2008-09-23 20:04:48|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现在,让我来叙述在这个暑假里发生的那件让我在一生记忆中感觉神秘的事情,希望我对这件事的描述能够让儿子明白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未知,即使下不了结论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保持着好奇心,而不要试图按照固有的一些意识去解释它。

        镇革委的礼堂其实是解放前的一个寺庙,叫王爷庙,究竟属于道教还是佛教已经无法说清,那些神龛佛像早就被唯物的干部们破了四旧,只留下了高过天井两三米的神殿。从庙门到神殿约有二十米左右,包括一个天井。平时电视观众是坐天井后面的,而电视机则搁在神殿上。进门左右有两排厢房,被用作了干部的办公室,天井旁的房屋则成了干部们的寝室,神殿上面两边也有裙房,住了几位干部,其中还有那个曾经让我最是害怕的公安员唐叔叔,他是小镇最高的治安负责人,其实他很慈祥,怕他是因为他有枪。神殿靠里的一间小屋有阁楼,没有住人,据说是一个姓王的书记住过,后来他去世了,便没有人再住进去。镇里就把那间屋让给母亲她们搁放电视机。

        挂礼堂门前的小黑板通常都写着:

                                                      今日电视

                                                        XXXX

                                                      票价:5分

                                                      时间:晚七点

        母亲她们一般是六点半就到了那里,从那屋里抬出电视机,放在神殿靠天井的一张大方桌上,开启后就到门口售票,我们小孩子则各自玩耍。

        据说当初革委会礼堂的后面是小镇的干部伙食团,连通着柴房,后来大家自己开伙了,那几间房便堆满了杂七杂八的物什,大家管那叫柴屋,其实是没有堆放柴禾的,倒是因为有干部请木匠打家具临时做了木工房,木匠走后那里就堆放了好些锯末和刨花。傍晚母亲和姑婆放映电视时,我就会和弟弟,还有姑婆的儿子——一个小名小三比我稍微大点的瘦猴般的孩子,以及镇里一个黄姓干部的儿子一起去那柴屋捉迷藏。那真是非常刺激的游戏,在夜色慢慢降临时,柴房周围有不知名的虫子在唱歌,里面黑黢黢的,躲在刨花里很难被发现。我们几乎每天都玩类似的游戏,直到母亲催促我带弟弟回家睡觉。

        那天,许是我和弟弟午觉睡太久的缘故,母亲竟然没有催促我回家。这个夜晚的电视节目并没有吸引我,以至于我对放映什么并没有印象。倒是甫叔叔——替母亲她们买电视机做担保的一位居委会大娘的儿子(他因为没有职业而加入到母亲她们的放映组)在不断逗趣着弟弟,我则和小三爬上了张老书记的办公桌研究桌上那台黑乎乎的电话机。时间就这么过去,直到电视节目结束,观众们陆续离开,弟弟已经在礼堂门口的椅子上睡着了,天井上方屋檐口的水银灯泛着惨白的光。母亲叫我和小三盯着神殿上的电视机,因为关机后要散会子热,而小镇人对那东西都感觉稀罕,常有人在此时趁母亲她们不留神走上神殿去看个究竟,这让母亲她们十分担心,毕竟那东西在当时是那么的贵重。

        母亲和姑婆在大门右边的办公室里清点票款,当她们清点完毕从里面出来时,似乎不约而同都看到了有人朝神殿上走去,我敢保证我也看到了,而且绝对不是幻觉,一个人影顺着天井旁的石梯正朝上走。后来母亲说当时她们是看着观众全离开了才去清点票款的,所以就认为是镇里的某个干部家属好奇,自然也不好大声干涉,只是迅速地招呼甫叔叔一起赶紧去把电视机抬进屋里。现在我有理由推测如果当时母亲她们出声招呼,事情会是另一个结果,她们当时没有做声也是正常的,应该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判断,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不看僧面看佛面。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在场所有人感到恐怖。当他们三人走上神殿去抬电视机时,惊奇地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四周静悄悄的。就在他们庆幸自己看花眼放心地去抬那装电视机的柜子时,柜子竟然直接翻了个儿,轰的一下掉在地上,荧光屏直接触到地面。桌子离地面约莫一米,电视机自重应该有八十来斤,我真切地听到了清脆的声音!他们发出了惊叫声,母亲直接就扑到了那柜子上面。现在我能够相信那是一种遭遇危机的本能反应,倘若电视机没有断电后果将是十分严重的。我和小三从天井旁的石梯跑了上去,我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住在天井两旁房间里的干部纷纷走出来,杜书记和李镇长也起来了,惊魂未定的母亲和姑婆则开始哭泣,以她们的判断,电视机从这么高地方掉下去应该是摔坏了,这意味着将面临严重的后果。据母亲后来说这个夜晚,她们几乎没有睡觉,他们三人都把当时的细节想了无数遍,都确信当他们手刚接触到柜子时感觉有一股来自其他方向的力量推翻了柜子,他们都确信此前看见过有一个人影上了神殿。但事实是不允许他们这么说的,因为神殿上的所有房屋在那天晚上恰好都没有人住,几个干部下乡去了,公安员唐叔叔也回他老家去了,镇里的干部显然认为是母亲她们三人不小心弄翻了电视机害怕担责才编了这套谎言。但我知道,这不是谎言,因为我也看到了那个影子朝神殿上走去,但后来却什么也没有。何况在当时他们吓呆了,杜书记和李镇长几乎没有让她们说话就开始对他们三个单独的询问,不可能出现谎言完全一致的情况。

        夜深了,我的记忆是领导们问不出名堂来,就决定第二天一早让唐叔叔回来破案,并决定把电视机保持原样抬到杜的房间里。当时电视节目没有了,无法试一下摔坏没有,于是看到几个小孩子的份上让母亲和姑婆带了我们各自回家去。第二天上午,消息已经不胫而走,甚至神乎其神地说昨晚电视机爆炸了。当母亲他们被叫去调试电视时,竟然有好多热心观众跟来。她们小心翼翼接通电源和天线,等待判决似的,结果却出人意料,电视机完好无损,连在场的干部们都惊奇不已,母亲他们更是喜极而泣。最后镇革委的结论是母亲他们自己不小心,没有造成后果不予追究。虽然母亲他们三人并不认可这个结论,但也无话可说,毕竟电视机还好好的,我想他们后来恐怕连自己都对自己当时的感觉动摇了罢。

        可是这事并没有到此结束,当初认为母亲他们为逃避责任而撒谎的李镇长、杜书记以及坚持同样看法的非常唯物的唐公安在十多天后竟然认为在那个晚上确实发生过什么离奇的事情,因为他们也遭遇到了同样离奇的事情。而所有的这些事件联系到一起,让母亲她们对那个礼堂产生了极大的恐惧,并要求我们再也不要去后面的柴屋玩。我看到他们神秘地嘀咕着什么,这使我对独自带弟弟回家睡觉也开始感到可怕,因为仿佛一切都和我看到的那个影子有关,而且那个影子始终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直到此刻我写到这里依然感觉到毛骨悚然。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