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东东娃[原]  

2009-02-11 21:37:55|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娘说她在去菜市的路上碰见东东娃了,娘说东东娃在买鸽子。

        娘还说东东娃的胳膊摔断了。

        娘还说了很多很多,听得我心里酸酸的,却又无可如何,陪娘嘘唏了一场。

       

        我脑子里就有了东东娃的模样:娃娃脸,说话细声细气儿,走路一踮一踮的,笑起来满脸酒窝。

        老家人管男孩子叫“娃”,东东娃大名叫“吴东”,和我弟弟年龄相仿,他们曾经是同学。他家离我家不远,就在小镇尿巷子,我们算得是街坊。那时,他家比较殷实,他娘没有工作,可他爸部队转业分在粮站,粮站那会子可是好单位,肥得流油。

         东东娃的父亲早先在唐山当兵,是个小官儿。他娘怀了他的时候,腆了大肚子跟了他爸去唐山,结果遇到地震,受惊吓了,他就提前来到世界上。好不容易活了下来,就落下了那些不如意。十余岁的时候依然像个幼童,笑起来脸上很多酒窝,走路一踮一踮的。大家都知道,那是好不了的了。

         我念高二那年在学校池塘边看到他和几个小孩子玩水,心血来潮就和他结拜了兄弟,感觉自己特像老大,很英雄地罩着小兄弟。他母亲当了真,蛮乐意的,还让我辅导他功课,可他不喜欢念书,记性也不大好,我也没法子。虽然不是读书的料,可他钓鱼很在行,喜欢饲养小动物。夏天我和弟弟常约了他到涪江边钓鱼,他常常就用齐头的竹竿儿而且不需要浮子就能够钓起白甲、黄蜡丁、石扁头之类的上来,让我哥俩羡慕得不行。后来听街坊说他连后河沟里的王八都能够钓上来,就觉得神奇。 

        东东娃渐渐长大了,依然是从前的模样,走路还是一踮一踮的。

        后来我离家读书、工作,很少回老家,渐渐的就和他少了见面的机会,关于他的消息都是听我娘说的。

        娘说东东娃初中没有毕业就念不下去了,没多久他爸得肺癌死了,组织看他家孤儿寡母的,就让他顶替了他爸在粮站的工作,而此时的粮站已经是风光不再。再没多久,他就退职了,和老母一起搬到小镇新街居住去了,平日里就靠养鸽子卖给餐馆维持生计。有一次放假回家,娘告诉我,东东娃结婚了,和一个娇小的乡下姑娘,小俩口一起养鸽子。心里为他高兴,毕竟有了个归宿,清贫却快乐着。

        去年我回老家,在中学门外碰见他,身旁一个女人牵着个小孩子。他热情地招呼我,依然那笑眯眯的模样。我递烟给他,他说不抽。看那小孩子,挺乖的。他笑,指了身旁的女人向我介绍说是他老婆,一脸幸福。因为有事,聊了一会儿便告辞了,心中久久地感慨着他们卑微而满足的生活。

        娘说,东东娃的胳膊是出去打工摔断的。据说是他母亲让他俩口子趁年轻出去多挣点钱,结果没有什么技术,腿也不怎么灵便,出门不到一个月就摔坏了胳膊,只好又回家养鸽子。娘还说让他来家玩,他说家里鸽子没人照料。

        娘后来还说了些什么,我有些记不得了,但我依然记得东东娃那不变的模样:娃娃脸,说话细声细气儿,走路一踮一踮的,笑起来满脸酒窝。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