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担担面[原]  

2009-03-12 21:28:13|  分类: 小园香径独徘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天气预报降温了,从北到南,这个春天有点冷。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风刮得挺大的,冷得我连打好几个颤,竖了衣领,瑟缩着往家走。经过客运中心,看见出口处有一个面摊,一个手推车,两张小方桌,那案板上大筲箕里绿油油的豌豆尖煞是爱人。天冷,没有什么生意,面摊老板也瑟缩着眼巴巴地望着行色匆匆的路人。忽然想起小时候母亲教我唱的那首歌:“看到豌豆尖呢,就想起吃碗杂酱面哩,你到哪里去吃,合川的断鸡处……”,口舌生津,馋涎横流,便停步就方桌旁瞅了个位置坐下,让老板煮二两面,特地吩咐多点儿豌豆尖。老实说,自工作后,我是不吃面的,什么杂酱、牛肉羊肉做哨子的,我都不吃,今儿吃面也是冲着那鲜嫩的豌豆尖去的。我以前要吃面,那时粗细粮搭配呢,不吃不行,不过我特别喜欢吃妈妈煮的酸辣小面,没有太多的油水,更少有现在的大肉哨子,但搁齐了调料就特好吃,葱葱花、油辣子、麸醋酱油,酸辣酸辣的。不过记忆中最好吃的还是十岁时在北碚一家小面馆吃的担担面,那味道好极,后来再也没有找到同样的感觉。就这么胡乱想着,老板已经把面端了上来,我问老板“你这面是担担面么?”,老板说:“什么担担面哦,你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其实担担面就是酸辣小面。”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北碚街头的那碗担担面永远只能是记忆中的一番滋味了,可我依然觉得眼前这碗小面叫担担面舒服。面很香,我却没了食欲,本来就不爱吃面。挑了碗里的豌豆尖吃,把酸辣酸辣的面汤喝了干净,倒也暖和了不少。面就剩碗里了,在老板诧异的眼神中交钱走人。忽然想起喜欢昨天说她在外面吃饺子来着,北方人喜欢面食的,她是否也喜欢南方的担担面呢?对了,她写过《喝面》的,呵呵,北方人奇怪,管吃面不说“吃”叫“喝”,蛮形象的,倘有机会,就陪了她看她喝一碗担担面罢。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