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挥弦日记[原]  

2009-06-10 12:14:47|  分类: 小儿习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罗张挥弦

        2009年6月9日     星期二    雨

       

 

昨晚,我刚睡下不久,突然听见爸爸在客厅里大叫:“哇,快来看呀,真精彩!蜘蛛和土狗儿决斗了!”我从床上一跃而起,奔向客厅。

果然,顺着爸爸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一只蝼蛄悬在半空,晃晃悠悠的,像是从蛛网上掉下却被蛛丝绊住了。一只小蜘蛛正与它周旋。看上去蝼蛄比蜘蛛大好多倍,但我想,作战场地毕竟是在蛛丝上,蜘蛛还是会占有一定优势。看来,这必定是一场血腥之战。

我爬到沙发靠背上,仰着头瞧个究竟。我屏住呼吸,感觉心脏砰砰直跳,担心不小心惊动了小蜘蛛,一场好戏就没了。爸爸赶紧找来相机,说要拍摄下来,还夸我运气好,他长这么大都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景呢。我真开心。

    我看见蝼蛄使劲弹动后腿试图挣脱蛛丝的纠缠,却无济于事,细细的蛛丝似乎特别有韧性。小蜘蛛像个自信的将军,不慌不忙地接近这只倒霉的蝼蛄。忽然,它咬住了蝼蛄的腿,蝼蛄拼命挣扎。我想小蜘蛛是在注入毒液吧,果然,不一会儿,蝼蛄变得精疲力尽,奄奄一息。我对爸爸说:“蜘蛛这次可大发了,这么大的蝼蛄够它吃上半个月了吧。”可我又想,这么大的蝼蛄它能够搬回天花板上的蛛网中吗?我和爸爸拭目以待。

    只见蜘蛛在蝼蛄身上转圈,用丝把它裹得严严实实,像穿了一层白纱。紧接着,蜘蛛用更多的丝缠绕蝼蛄,然后来回上下。每上一次,蝼蛄就升高一点……由于时间太晚,我只得上床睡觉,躺床上却久久不能够入睡,因为我太想知道结果了。

    今天早上,我急不可待地去一探究竟。蝼蛄竟然掉在了地上,我用手一碰,发现它已经成为空壳了。抬头看天花板上,小蜘蛛似乎也大了一些。

    我有些激动,这种只能从电视上看到、野外难得一见的猎杀场面竟然出现在了我家,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呀!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