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你的父亲[四十一][原]  

2009-06-07 16:09:16|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第一个夏天,鸣蝉照样唱着它们亘古不变的歌谣,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夏天特有的燥热。当学校的新教学楼竣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小镇,暑假来临了。四岁的弟弟能够满街乱跑了,皮肤依旧黑黑的,显得精瘦,花脸下是滴溜溜的黑眼珠。母亲依然在镇革委会的礼堂从事放映电视的工作,但生意明显差了许多,因为小镇已经有了一台彩色电视机。这个暑假实在没有多少可以值得记述的东西,除了上午写作业外,晚上就是和一群邻居小伙伴玩各种各样的游戏,追逐和嬉闹是不变的主题。

        开学的时候,母亲照例是送我到车站,然后在我的哭声中离去,而我注定踏上又一次旅程。我已经认识到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哭泣只是舍不得离开母亲的情绪的宣泄而已。或许这样的记忆使我后来产生了一个难以忘却的印记,那就是对于无可改变的东西我宁愿默默地接受。

        我们搬进了新的教室,在充满油漆和木头香味的空间里开始了新的学期。我们有了新老师,一个美丽端庄的女人,她的姐姐和父亲母亲都在这所学校教书。若干年后她的弟弟成了我的同事和好朋友,但那时,我并不知道她有一个挺了不起的弟弟。班里来了两个新同学,一个是唐廷海老师的侄子,另一个则是公社刘书记的儿子刘红生。那时我不知道“衙内”这个词,但我已经能够感觉这位公子爷的威风,不过由于对我姨爹的忌惮,他没有欺负过我,反倒很多时候为了抄我作业而讨好我。我们常常下到后山崖下去,用竹筒烧饭,在半壁上熏野兔,或者是采老鸹蒜和爬岩姜,这些都是这个调皮的公子爷教的,在我眼里他除了成绩不怎么好和喜欢惹是生非外,倒是一个不错的玩伴。

        新楼落成后,在公社的支持下,学校加固了围墙,把以前的红光三队的晒谷场围了起来,做了操场,特意修了一道铁门。当然这是共用的,社员开会和放电影就在操场上。公社以前放电影通常是在礼堂放映,但自从因为一个姓赵的四年级孩子翻爬碎石垒成的院墙被砸死后,电影就改操场上放映了。那个孩子比我大,家里很穷,被砸死后尸体就摆在篮球架下,肚子乌青,嘴角流着暗红的血。后来怎么处理的我记不得了,大约是赔了十元钱吧。我一直觉得那篮球架下有人哭,所以直到离开皂角,我都再也没有夜晚独自在那篮球架下呆过。

       我喜欢看电影的,但我必须坐在银幕下方,看一次电影脖子就要痛好几天,印象中银幕上的人总是特别细长。 那些日子看过些什么电影已经无法记起连贯的情节了,但有些场景却无法忘记。我曾经看到过银幕上日本鬼子把一个老大爷沉河,还看到公安人员拿枪打汽车轮胎,最后从车上揪出一个耷拉着脑袋的坏人,还看到过一群人坐在汽车上开心地唱歌,而我最能够记忆的就是《冰山上的来客》里那支好听的歌。

        操场在白天是属于孩子们的,我们在那里上体育课,其实就是拿了活动器材自由活动。我打小就不喜欢玩球类,我更愿意玩一些对抗性游戏如“占营”什么的。放学后,我们也常邀约到生产队的保管室附近的晒谷场——靠近公社大院另一头的一块比操场小的平地上去玩。陈兴中——学校一个教数学的老教师的儿子,也常跟着我们去。大家玩游戏都不愿意他参加,并不是因为他比我们大一些,主要是因为他几乎没法玩我们所玩的占营游戏,他是小儿麻痹症患者,身体很难保持平衡的。即使有时让他参加,往往也让他守营,而且在分派的时候常常大家都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他就会愤怒地追打我们。也许是意识到伙伴们的疏远的缘故,他的脾气很坏,常常无故打人,我们就朝他扔石头,惹得他来追打我们,可他根本无法追上。我好多次参与捉弄他,那时我是难以发现在不远处他的父亲那伤心的眼神的。

        写到这里,我有些伤感,明显觉得自己的思绪显得凌乱。是的,关于陈兴中的记忆我不应该从这里写起,我还应该从早先叙述,然后把后来发生的事——那些我未能亲见却亲耳听说的事连缀起来,还原一段关于童年的忏悔。

        算来陈兴中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二十多年了罢,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如在昨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