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温柔的猎杀[原]  

2009-06-09 13:32:16|  分类: 野渡的动物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昨夜,我歪在沙发上正看江苏卫视播放的连续剧《甜蜜蜜》。早过了看爱情片的年龄,只因为片中背景年代是八○初,觉得多少可以满足一下怀旧情结,就慢慢地欣赏着。忽然,听到扑腾声,像是什么昆虫在挣扎。抬头,原来是一只蝼蛄不小心撞上了蜘蛛布下的丝,悬在了离天花板七八十厘米的空中。它凌空使劲挣扎着,发出劈啪的声音,而一只蜘蛛正从天花板上往下滑。我知道,一个难得的大饱眼福的机会出现了。都快四十的人了,说实话,我还真没有亲眼见到过蜘蛛捕食的场面。我兴奋得大叫起来,也把挥弦吸引得从床上爬了起来。“快!去把相机拿来!”我吩咐儿子。然后我和他不顾挥弦娘的百般阻挠站在了沙发上,开始近距离欣赏即将开始的好戏。

        蜘蛛个头显得很小,就约莫蝼蛄的十分之一。谁是强者呢?常识告诉我,蜘蛛会胜利的,但也有可能出现煮熟的鸭子飞了的情况。

        我和儿子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蜘蛛慢慢接近蝼蛄。小蜘蛛绅士般的优雅,稍稍停顿后一下就扑了上去,蝼蛄挣扎得更厉害了,那蛛丝儿晃晃悠悠的。我用相机拍摄着,却又怕闪光灯惊动了蜘蛛。那蜘蛛趴在蝼蛄背上一动不动,我想那应该是在注射毒液吧。果然不一会儿,蝼蛄挣扎就不怎么厉害了,而腿却不断地弹跳。蜘蛛干脆爬到它的腿上绕圈子。过了一阵子,小蜘蛛开始围着蝼蛄的身体转圈,似乎不知疲倦,儿子眼尖,说是在用丝绑它。蝼蛄的挣扎渐渐慢了下来,甚至停止挣扎,偶尔动一动。小蜘蛛变得更加从容,忽而离开蝼蛄的身体顺了蛛丝爬回天花板,隔一小会儿又滑下来在蝼蛄身上缠绕几圈,如此反复了好多次。我终于发现,原来小蜘蛛回到天花板是为了更好地固定它的网。

        一边观察,我一边给儿子建议明天把这个过程写下来。我告诉他应该按照蜘蛛捕捉蝼蛄的动作顺序写,还让他想象蝼蛄和蜘蛛各自会有些什么想法,把这些想法穿插进去,一定是篇不错的作文。儿子也觉得挺有意思的,点头答应着。

        说着说着,可怜的蝼蛄完全不能够动弹了。小蜘蛛依然在那根悬空的蛛丝间来回,它需要万全的把握去让口边的食物不会因为自己疏忽而掉落。蝼蛄对小蜘蛛来说,确实太庞大了,小蜘蛛似乎在想尽办法把它沿着那根颤悠悠的蛛丝往上拉,可一个多小时下来,才往上移动了大约一两寸。看来,要看到它把蝼蛄拖回天花板得一直等到明天早上才行。挥弦依旧兴味盎然,可明天他得上学,我让他回房睡觉去,明天一早起来观察蝼蛄的位置。

        今天早上起床的的时候,我们惊奇地发现蝼蛄掉在了地上,肚皮瘪瘪的,身体上罩着一层白纱。天花板上,小蜘蛛一夜之间似乎变大了些,估计是饱餐一顿后体形增大了罢。昨晚后半夜在我家的客厅究竟发生过什么?蜘蛛是否是主动放弃了把蝼蛄拉到天花板上去?还是夜半的风吹断了蛛丝呢?我不得而知。想着儿子将要写的作文,我觉得我也应该记述下来。当然,我得把蜘蛛捕食这个有些残忍的场面起上一个美丽的名字,那就叫做“温柔的猎杀”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