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濮岩逸闻·饮者掌故(2)[原]  

2009-10-25 23:10:30|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戏言成真

        濮岩有名小我者,教授数学,善饮,热肠,有文才。其父、姊皆余幼蒙之师。余至濮岩从教,年方弱冠,居于斗室,性疏懒,常于彼处蹭饭。与饮,常喧宾夺主,小我颇见容。尝曰:“某日有闲,当从朝阳初升饮至暮色苍茫。”,此乃“日出日落之约”,众酒友均熟知。

        乙亥某日,践日出日落之约,相饮于小我家。至午,已是昏昏,桌上狼藉,汤尽。小我曰:“汤尽,奈何?”,吾迷眼矫舌曰:“可唤一弟子前来,烦其烧汤。”。彼时正午,窗外小径弟子络绎。余临窗而眺,恰逢我班一群女弟子经过,便唤其一前来。问:“师有何事?”,答曰:“无他,饮至此,为师已然昏沉,难以下厨,无汤醒酒,烦请烧汤,可否?”,弟子怔然,含羞辞曰:“我亦不会。待我去另唤他人。”。余怫然曰:“焉有不会之理?罢,汝既不肯,可去也。”。小我言余冒失,倘若彼应诺,岂无瓜李之嫌,自思亦然。复挣扎烧汤,饮至日落方歇。

        翌日酒醒,言及此事,颇为羞愧。小我曰:“此姝朴拙,将来可为佳人。”余面上不以为意,心实相许。

        三年后,当日不愿烧汤之女子成吾新妇,挥弦娘是也。每与彼忆及当时,必笑曰:“当日婉拒,可知今日一生烧汤之命运否?”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