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濮岩逸闻·姜公[原]  

2009-10-26 21:24:17|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此逸闻第二篇也。

        姜公者,名麟,西北安阳人氏。尝教授国文,后迁副校长,分管党务后勤。儒雅温厚,博学多才,律己甚严,处事公正,乃一敦厚实诚人,故上下钦服,不怒自威。余能执教濮岩,得益于姜公之力荐,今不敢忘。

        公桃李天下,清誉流芳。尝与友饮宴,言及公,席上有人曰:“偌大合师,独姜公堪为楷模。”,又有一人曰:“吾曾受教于公,某年寒冬,亲见姜公课堂板书时棉衣袖口败絮裸露,众弟子提醒,公塞败絮于袖,神色泰然。”。满座闻之肃穆。

        校长侯氏,倨傲狭隘,因余狷介而不见容。姜公多方周旋,终难调和。癸酉年秋,侯氏纠结犬马,以雷霆之势迫余。当是时也,余独居斗室,恋人相弃,同侪远避。某日,凄雨连绵,姜公携酒访我陋室,谓曰:“吾爱君才,引为忘年,今我已尽力,君当自度。”言毕神色黯然掩门而去。余悲愤甚,如闻楚歌。数日后,余愤然留书远走东莞,临行将素日文稿托付于公,绝语云:“若吾今生不死,得归,必血洗奸佞。”

        余去,公甚为焦虑,辗转探得我流落之处,来信敦敦以教,良言劝余“勿作亲痛仇快之事”。半年后,赖姜公斡旋,侯氏无奈,余遂重返濮岩。余至之日,侯氏犬马闻讯遁,独姜公端坐于堂,我见公之容貌沧桑,已自气馁。公恳言相慰曰:“归则乐教,旧事各有是非,当一笑泯之。”余从之。

        姜公德高之人,苦心孤诣,秉公心,行中庸,惨淡经营,合师之盛不可无其功。戊寅中,公因年高退养。自此,濮岩之砥柱不再,遂有日后之凋敝,致派斯乘虚而入,七十年名校丧于鼠辈,诚可悲乎!

        姜公夫人常年有病,退休后,公常与夫人扶携于落日余晖,彳亍林间小道。余相逢必问安,但望形影苍凉,五味杂陈。

        丁亥初,姜公夫人辞世,悲不能禁。嘱余代为祭文,余感公之高义,寅夜为文,堪慰公心。

        今姜公闲居于家,我已离濮岩,彼此忙忙,相逢之时甚少,而姜公之德当随此文以传。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