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你的父亲[四十九][原]  

2010-01-24 19:56:08|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1981年七月,盆地暴雨几日,嘉陵江、涪江、渠江上游同时发大水。

        对于住涪江岸边的小镇人来说,水涨水落早已习以为常了。每年夏天因为上游绵阳、射洪等地的降雨涪江总会发几次洪水,此前并没有人觉得那是灾难,甚至为因此有更多的鱼虾上市而欣喜。靠江的那排老屋的居民并不感到惊慌,毕竟最大的洪水也仅仅淹没岸边石梯,漫过联结新街与老街的小石桥而已。所以,当这场洪水到来时,人们镇定地站在岸边观望。这是七月十一日的清晨,人们没有理会广播里关于上游降雨量达到历史极值的警告,兀自谈笑风声站了岸上看水。

        很快,小镇的人发现了危险的信号,不是来源于江面,而是小镇的干部们神色凝重,广播破天荒地一直播音,内容却成了水情预报,而镇上低洼处的几条街的居民接到了搬家的通知,一切都不同于往常。母亲同意我到丁阿姨家去看涨水,那里正对江面,她家有一个供休憩的小院,紧靠了一颗有些年深的黄桷树。我听到沉闷的涌浪声,看到江水一浪一个石阶,江边浊流裹挟的杂草藤蔓越来越多。临近中午,洪水已经到达丁家小院脚下,那些平时停靠在江畔的机驳船不断地变换缆绳位置,最后干脆拴在巨大的黄桷树干上,澎湃的江浪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我开始感到紧张。其实当年我并不知道,大人们更加紧张,因为他们也未曾看到过这么猛烈的洪水。以前那些抓了小偷游街的民兵出现在了江边,严肃地招呼看水的人们回家看好自己的财物,然后他们紧张地注视着江面,似乎在寻找什么。很快,让我毕生难忘的景象出现了,江心湍急的洪水中有人!而且不止一个,我看见三个黑点趴在一个大木架上——应该是屋顶,分明在动。两只机驳船解缆而去,在浪涛漩涡中挣扎拦截,岸边的人们发出惊呼,看着船和人顺流而下。直到今天,我都很纳闷,以当时的通信条件,民兵们是怎么知道江中有人的,又是谁有如此胆量下达救人的命令,毕竟,面对这样的汹涌的洪水,机驳船简直自身难保。一个多小时后,我在自家隔壁小镇唯一的旅馆挤过人缝见到了那三个被驳船救上来的“小黑点”,他们直哆嗦,身上爬满不知名的虫子,大家七嘴八舌问这问那,而他们只有惊魂未定的眼神来回答,最后嚎啕大哭起来,原来是一家七人中剩下的仨。镇上派干部看望了他们,人们议论着从他们那里听来的关于上游洪水的只言片语,而那些言语开始传递出一种惊恐的情绪。

        我感到恐惧,问母亲这水会涨到哪里,母亲自然也无法回答。我家所在的下新街在小镇上算地势最高的,低处几条街的人们把东西都搬到我们这条街,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家搬来,人们开始传播一些流言。晚间的时候,广播通知各家都惊醒些,官方的表态让大家感到事态严重,我也被母亲告诫乖乖地去睡觉。

        当十二日的太阳升起时,我看见满街的桌椅箱柜还有泡菜坛什么的,我家的小巷也塞得满满的。母亲的劳动工具——那台大电视机也搬到家里了,这意味着洪水离我们越来越近。跟着母亲朝王爷庙方向走,才发现昔日捆绑了小偷示众的镇革委空地已经成了湖泊。几只小木船在搬运东西。随了大人们去江边,再也看不到对岸。水势依然猛烈上涨,江面上顺流冲下来的杂物越来越多,有些牲畜尸体被卷到岸边石梯旁,大人们时不时指着江面尖声大叫,他们看到了人的浮尸。我不敢再看,回到家门前街沿,茫然地看着嘈杂的小街,弟弟傻乎乎地依偎在旁边,而作为居委会干部的母亲则出门去动员搬家了。

        通讯应该是中断了,广播也停息了下来,传言越来越多,人们开始变得不安和焦躁,谁也不知道水会淹齐哪里。起初认为自己家比较高而宽慰的心情荡然无存。特别是当传言说后面小河也齐街平的时候,人们明白,一旦两头贯通,全部居民就得玩完。没有完整而权威的消息,在傍晚的时候,我们终于得到镇上通知,除留下民兵和部分干部执勤外全体居民放弃财物,携带干粮撤离到小镇最高处——盐官坡,那里是一个粮站,有很多大仓库。粮站被紧急征用,成为居民临时安置点。母亲带着我和弟弟,提了三十个皮蛋随大伙儿一起撤离。

        记忆中,这是一个充满惊恐却又感觉刺激的夜晚,我想,我必须花上一整节文字来描述廿九年前这个逃难的夜晚。因为,在黑暗中,在粮仓里,我睁着眼睛,竖着耳朵,从而听到大人们的谈话,看到大人们高尚与自私行为交织。多年后,我一直在想,在危难时刻,人性真的是透明的,一切都显露无遗。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