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逝水苍茫20[原]  

2010-11-12 14:06:40|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冬天的太阳暖洋洋,   星期二

        在群业上班的第十天。

        日子过得好慢。

        坐在办公室里,呆呆地发了一回神。对面那堵窗户正好朝向包装车间,透过淡蓝色窗帘我可以看见包装车间里人影晃动,宛如一道风景。有时人影晃动得厉害,像是在看动画片,很有趣,可惜只我一个人欣赏。

        我感到有些无聊,像秋藤上的秋瓜般无聊。我装着翻看资料,心里却在想一些可笑的情景:

        我看到林副总头上那岌岌可危的几片衰草,想到冬天校园的花圃;我想到中学时汤大把语文课文题目连结成笑话:“忽然《雷雨》大作,《威尼斯商人》大叫一声《窦娥冤》!”;我想到重庆正流行“飘雨的黄昏”被“扭曲”的爱人“迷失了方向”……

        办公室并不像我最初来的时候那般让我觉得神秘,当我瞥见胖厂长用烟头去烤打火机表面的美女然后就看到一个赤裸女人时,我发现人们都被扭曲了;仔细瞧瞧,副总嘴里始终咀嚼着槟榔而职员嘴里翻卷着泡泡糖。我忽然发觉自己一面诚惶诚恐,一面又继续着玩世不恭。

逝水苍茫20[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下午去门卫室取信件,外面有名字却没信件,我就进去找,一个面生的门卫因为我进入门卫室而冲我大吼大叫,我前几天拿信也是进去找的。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许多工友都对门卫厌恶,因为他们有着非人的特质,那就是狗仗人势。从前人们用狗守门,现在用人看门,看门的人就得有狗的品性。我很气恼,向另一个熟悉的门卫打听这人叫啥名字。他知道我想干什么,就没告诉我,我说你不告诉我也能打听得到,反正我记住了,等我找人修理他。

        晚上,詹副总召开会议。通报负责出口的汉叶公司催促群业在一月十日前出货完毕,因为这批货必须赶在回教“斋月”前运抵中东,这样就使生产变得紧张起来。我是第一次参加詹召集的会议。他讲得很恳切,也很有道理。他谈到了各部门配合不良,说不想靠强制性指令指挥大家,只要求大家动脑子,凡事多想想,否则什么都学不到。我感觉他很敬业,尤其是对采购这个环节,他说得很详细,举了好些个例子,而我对这些茫然不知。我真的感到很惭愧,看来要真正做好这份工作我还有很长的距离。

        到小店去给肥猪打了个电话,谎称被门卫打了,让他们过来示一下威,最好帮我打上一架。我也不想闹太大动静,可确实很想打架,想在无聊的气氛中看到点五彩缤纷。向YF邀我一道去新仁凯找黄静玩,在那里碰巧遇见了罗小姐,她是来找她的恋人的,我算是见到了工人们传说中的那个台湾男人,真佩服她的勇气。回厂时,又看见那个门卫坐在门口,他认出我来,挑衅似的看着我,我瞪了他一眼,心里直骂他老娘。时候还早,到办公室继续写我的生活记录,正好勇哥打来电话,问我怎么了,估计是肥猪告诉了他下午发生的事,他说马上坐摩托过来会会那个门卫。我一听就傻眼了,毕竟我对肥猪说被打了是撒谎,这事闹大了不怎么好,连忙说暂时不用,过几天再看吧。

        对朋友撒了谎,真有一种负罪感。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