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逝水苍茫23[原]  

2010-11-29 17:15:58|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至一九九四年元月一日

1

        请让我思绪奔涌,这个世界一片汪洋一片凌乱。我可以主宰内心,没完没了地做白日梦,可以把一件苦差想象成乐事,因为我思想无所羁绊。

        麦当娜,耶酥,安拉,释迦,圣人与百姓,恶魔与天使,哦,还有街上熙熙攘攘的最厉害动物。浓妆艳抹的坐台小姐,有气无力的衰仔,穿梭的城市老鼠……新年到了。

        呵,九三年!我想起了雨果,那个法国老头儿,那个因为无情斥责自己国家是强盗的法国老头,他写过《九三年》,虽然和我经历的九三年风马牛不相及。

        呵,九三年!生活予我不应有的冲波逆折的这个年头终于过去。年初的打击终是我心中永远的伤痕,落井下石的学校领导予我一腔仇恨,在这个年头印刻下猴子和二伥丑陋的嘴脸。在临来广东前夕,给予我莫大恩情的大姨父溘然长逝,那一刻故乡不再让我留恋,我的理想我的追求只剩下无所归依的凄凉。强装笑容踟躇在歌吟花月灯红酒绿的南国街头,勿需人怜,森然而行。

        汽车在高速路上飞驰,霓虹灯下的纸醉金迷,风尘仆仆的夜行货车中的我,《最后的辉煌》一路回荡。

        曾经每年都捎一片祝福给亲人、朋友,可今年再也没了心情。明天就是九四年。

        我愿九四年再没有颠簸,也不再有一路忧伤,我渴望刀枪不入般的铁石心肠。

        凌晨被人从床上弄醒,一个肥得变形的脸孔,一看胸前的电子表才一点钟,原来在梦中我已经踏过了新年的门槛。新年的礼物实在丰盛,梦醒时分见到一张胖脸,上面那口子一张一合,原来那张脸要我把床上的草席还给他,他用尽了所有词语证明我床上的草席是他的,我差点给气晕厥。我懒得争执,让他把席子揭了去,可我的席子又去了哪里呢?九三年最后一件倒霉事应该是在我去惠州出差期间,我宿舍里的洗脸巾被人拿去做了擦脚布,我那些野蛮的同胞们!

        在惠州很辛苦,却很自由。和优盛的黄老板在办公室里喝茶聊天,甘泉茶,三五烟,我都喜欢。我有时也去车间转转督促工人们加班生产我们厂的产品。黄老板很会享受,有专门厨师为他和他的大陆情妇服务,而我也顺带享受一番高标准的伙食。晚上睡在黄老板的招待房内,在隆隆机器声中入眠。唯一糟糕的是没带换洗衣服,没得穿,挺惨!

        和那些工人们在休息时间聊聊天,深度近视眼镜似乎让他们先自敬畏了几分,居然尊称我为小罗师傅。特别是那个焊工还不时拿了网架黑坯和我探讨技术,他们一定不知道我是南郭先生。

逝水苍茫23[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挟着公文包走在街上,的确是出差的模样。在TCL大楼的电梯里碰见说四川话的妹子,小心打听是哪儿的,答案让我吃惊,竟然是合川的,高兴了老半天。第一次听人问起我:“你是台湾人?”,我差点笑岔气。我像吗?或许真像,只因立立姐姐为我织了一件可以穿一年不洗的松松垮垮的毛线外套,只因看上去一头乱发和脏兮兮的衣服,便成了陌生人眼里的台湾人。莫非台湾人不爱清洁吗?怎么他们知道在抽水马桶里放樟脑丸呢?

        用几句温和谦恭的话让人心情大好,抱拳作揖道几声“求求大伙儿了”,那些淳朴的工人便乐意为我赶工。我买来几十颗“大大”巩固战果培养朴素的感情,换来一张张任劳任怨的脸。其实他们都渴望着彼此的尊重与交流,这是很低很低的要求。

        和黄老板坐下就一壶清茶,听他聊他那孤岛一隅和他来到南中国这片疯狂土地的感触,我则聊我夜郎自大的盆地,那块老得板结的故土。

        等级与界限我都领略了。当我在小食堂享受美食啜着黄老板的红酒时,我能够对比工人碗里可怜巴巴的没油水的青菜,几块肥肉是荤腥的代表,这就是打工仔的生活,我曾经陌生而今熟悉,曾经遥远如今近在咫尺。

        我相信这里的每个人都有着一个故事,故事里或许曲曲折折山道弯弯。即便是被黄老板搂在怀里的衣锦荣华的湖南小妇人,也从眉宇间透着几许无奈。是的,人们寻找着各自的生存方法,脑袋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东西,只有“钱”字能够勉强挤进去,在脑门上喘着粗气挣扎。

        可怜的外乡人骑了单车不小心碰上了本地的“城市老鼠”,在方树泉老先生开的医院门前接受了本地人新年的“洗礼”,满脸的鲜血在日头下红得扎眼。在脖子像鸭的看客中有一个悲天悯人的家伙,眼镜上有多少圈圈便有多少感慨,那就是我。狂舞的拳脚在长街上肆无忌惮,警车里还可以看见几张笑脸写满司空见惯的漠然。

        在惠州,一望无际的珠江平原,残阳如血,暮霭如烟,久违的老牛踏着黄昏,只留下古人的梦幻。我便是那红尘过客,触目伤怀,却也是凝视一段天然美丽。

        我心疲惫,无寄的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