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逝水苍茫35[原]  

2010-12-13 18:03:46|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一九九四年元月二十三日      阴   很大的风    星期天

        对这个迥异故土的世界我实在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横行霸道的本地人胯下的城市老鼠横冲直撞,然后肆无忌惮地抛下一两句粗话。很多时候,我有些恍惚,有时会怀疑自己是否还是站在中国的土地上,周围是否还是我的同胞。我不得不承认刚来厚街时在目睹了一次本地人殴打外乡打工仔的惨剧后阿琼对容儿和我说的那句话多少有些正确。

逝水苍茫35[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那次惨剧发生在方树泉医院门口,因为小小的摩擦,一个个外乡打工仔被一个骑摩托车的本地人打倒在地,头破血流,当时阿琼恨恨地说:“这使我对本地人的仇恨又增添了一分。” 

         有时真的觉得,这些腰缠万贯的本地佬除了钱已经什么也没有了。他们不外就是靠了土地或者房屋出租——说穿了就是靠政策获得了第一桶金。我不明白,难道经济的发展就意味着人性的泯灭和道德的沦丧吗?有了金钱就可以恣意妄为吗?

        打工人的辛酸是深埋在心底的,当他们回到家乡时,那些挣了钱回家的自豪背后隐藏着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够品味的伤悲。

        昨晚听勇哥和阿润说起昨天下午一辆本地摩托在东风二路撞倒一个下班的打工仔后绝尘而去,那个被撞的人满脸鲜血伏在地上,慢慢地爬着。我已经对这些事有些麻木了,在这里,不幸仿佛随时都可能突然降临到头上,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唯一知道的是,我只是这里的过客。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