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逝水苍茫24[原]  

2010-12-01 20:27:31|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2

        优盛厂淳朴的打工小妹许诺送给我新年的礼物,我谢谢了她的好意,却不愿意收下。不要太看重缘分,我们仅仅是萍水相逢。在这块茫然的土地上,纯真与知性只是假象,不要觉得我亲切,不要觉得我在车间里转悠给你们带来了生命的绿色,我只是为了我的工作。

        冷不丁又想起了心底的承诺,我对自己的承诺。

        没有再给豆豆寄新年卡片,虽然念想依然。前些日子寄出的六字便条已经写尽了所有的不舍与眷念,她可曾收到?收到又怎样呢?逝水东流了。桃花固然依旧,人面却已不再。原来,异乡的尘埃并未抚平我心里的伤痛,倒是一壶米酒能让我有短暂的欣然。

        雷小姐(黄老板的大陆情人——瘦鼠注)偶尔对我轻叹,说她渐渐习惯了孤独。是的,年前黄老板回台湾了,在那个孤岛上有他的发妻和孩子,那才是他的家。而雷小姐则留下来替他打理厂子。其实我明白,她的孤独是因为她只是一枚漂浮的绿萍,虽然有着物质的享受,可毕竟找不到自己的根。就如同群业的罗捷一样,强势地说自己不在乎,可我知道,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往往在不在乎的背后是执迷的在乎。她们之于生活的价值,或许是找到了,或许是强迫自己认为找到了,矛盾的心态会是永恒的。

        心境的孤独的确可怕,如静夜中行走偶尔闻听乌鸦的惊啼,却更像是泅渡一条永无涯际的河。我怀念从前天马行空的日子,人虽孤独心却温暖,放学后坐在斗室里倾诉满纸的思念,竹影婆娑,秋虫唧唧,万物皆与交融。逝水苍茫24[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逝水苍茫24[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逝水苍茫24[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躺在床上,望着南国的夜空,我尽情咀嚼曾经轰轰烈烈的爱情,再让它在眼前成为一片烟霭。明天,我又会回复到从前,只是多了些玩世不恭,多了几分怀疑。窗外有歌声飘过:“突然忘了挥别的手,含着笑的两行泪,像一个绝望的孩子,独自站在悬崖边……”,那个残疾歌手心中多少沟壑呵!

        元旦节,街上是打工者的世界,那些卖廉价衣物的商贩眉开眼笑。

        重回河田的小屋,阿琼和勇哥坐在沙发上。那沙发是从忆难忘KTV城搬回来的旧沙发,在小屋里算是奢侈品。互相打趣一会儿,我神吹了一下在惠州出差八天的经历。蛋蛋进屋来聊她的辛酸。听说她刚做了手术,看上去再没了从前满不在乎的样子。我有些木然地听着她的诉说,觉得所有都是她自找的。像蛋蛋这样不愿意去工厂的女孩子要想在这个地方立足,唯一的路也就只能如此了,与其说是寄生于男人,毋宁说是用自己的青春换取几个铜板。

        过新年,和勇哥一道去新丽豪找润哥,润哥已经升职了,看上去气色不错。我们又去约肥仔,要她做东请大伙儿吃川菜。在宝龙门口碰见向小姐的表妹,她问我她姐在哪儿,我笑着说你姐又没长在我背上,她就开心大笑,然后说罗师真好玩。我问她在这干吗,她努了努嘴说:“等人呗,喏,就那边那个女孩子。”,我顺了方向望过去,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我问她现在在哪里上班,她告诉我说去了万寿宫。看她那张渐渐消逝了纯真的脸,我无话可说。

        去了顺兴川菜馆,能够在这里吃上家乡菜,真不错。只有菜香,没有乡愁,民以食为天,不管南北西东。满桌菜肴,却终究不如妈妈做的菜好吃。

        早早回了厂里,把放在桶里的那些脏衣服洗了。工友们出去玩了,四周静静的,丝毫没有新年的气氛!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