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逝水苍茫》后记[原]  

2010-12-22 20:05:10|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几天前,我终于把那一把零零碎碎的昨日黄花全部移栽到野渡里,还特意起了一个名字,叫做《逝水苍茫》,算不得很贴切,也只能如此了。

        这是当年黯然离开合川师范去东莞流浪的一段真实的记录,在出租小屋,在群业家具厂的办公室里,我一字一句地写,把所有感触滴落笔端。虽然后来在忆难忘KTV城上班后不再写了,我却一直保存着,临离开东莞时忘掉了衣服却没有忘记带走它。再后来,它就一直躺在某个角落,偶尔想起,却不忍触碰。那天翻找书籍时忽然见到它,惊喜于搬了好几次家竟然没有被当废纸卖掉。重新翻开,看着那一段逝去的岁月,看着那些要么工整要么潦草时而彷徨时而神伤的文字,却是旧时心情。敲完最后一个字,我摩挲着那个旧巴巴的记录本好久好久,然后重新把它放进书柜里,依旧夹杂在那些布满尘埃的旧书中,它也应该有一个生死的过程,不知哪年哪月,亦将如尘土般归于寂灭。

《逝水苍茫》后记[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九四年四月初,收到学校姜公来信,劝我化解昔日与校方纠葛,要我勿做亲痛仇快之事,并代表学校表示对我出走广东不计较,建议早归重执教鞭。那时,我已在忆难忘娱乐城上班三月余,耳闻目睹许多事,其中匪气很浓,殊非正经,也感到彼绝非我久留之地。于是复信给姜公,答应辞工北归。四月末,回到学校,姜公操持一切,倒还顺利。至今想来,犹存感念。

        那日,当我踏进校园时,同侪惊异,而学校正开行政会,猴獐等人早作鸟兽散,想是怕我做出过激的事来,唯有姜公留在办公室等我,把安排好的课表给我,后又问我还有何要求,我说请允准我一周假期外出散心,姜公慨然允诺。母亲和弟弟已经把我在学校的物事搬回了老家,而我的“逍遥洞”也是蛛网四布,昔日糊在墙壁和天花板上的那些巨幅蔡志忠漫画《庄子说》、《孔子说》——从前我让美师班学生替我临摹的——已经破败零落,露出竹片黄泥来,门上“逍遥洞”几个字早已被人揭去,倒是地主的大床还在,由于漏雨,那床中间已经发霉了。当晚,先在校门外彭家餐馆老屋楼顶设宴为自己洗尘,和阿司、小我、北坚等旧友重新把盏,饮酣,不知所云,后借宿小我家。翌日,我往泸州、隆昌看望同学,五天后而返,开始为九一级学生授课。

        此番经历在当日算不得精彩,倒是颇有些仓皇,仔细想来,却觉得人生一世,经历即财富,聊甚于无罢。待到今日,回首当日形景,又觉着该当感谢师范校当年那些源于卑劣内心而逼我有此一段生活经历的人,由是,才有了这一把黄花开在野渡。

        渡尽劫波,相逢一笑,如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