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殷红岁末,血色句号[原]  

2010-12-31 00:16:40|  分类: 漏船载酒泛中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晚间,我捧了我珍贵的小稀饭碗,啜了小酒酒,体会着最和谐社会最和谐的幸福。我告诉儿子,过了今夜十二点,就是这个世纪第一个十年的最后一天,小家伙茫然看着我,眼神迷离。

        我想起昨天上午,问同教研组某老师。您相信央视关于钱云会的报道么,那位老师没有回答,反问我,你相信么?我无言以对。我从来都当自己是愚民,所谓愚民,就是最愚蠢的公民,有了这个头衔,我时刻沐浴在最和谐的幸福中。

        我真的很憎恨自己,为什么那天早上没有睡懒觉,为什么要醒来就浏览网页。如果我懒惰一点,我会与所有的故事擦肩而过,我就不会怀疑,不会愤怒,不会做了“不明真相的网民”。

        说实话,作为有那么一点点文化的草民,当我听到“围观改变中国”这句话的时候,感觉热血沸腾,仿佛自己一下就进入了“潮时代”。围观就是用眼看用耳听,我只相信我的耳朵和眼睛。然而,眼睛是可以罩上眼罩的,耳朵是可以塞上布条的,真相是可以杜撰的。真羡慕,做个傻子,有人养着,有人以爱心的名义关怀着,就可以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

        从第一眼看到浙江乐清寨桥村那位姓钱的老村长被重卡碾死的新闻报道开始,我就在几千公里之外做了一个围观者,尽管,我能够预料到最后的答案。和以往的每一件网事一样,先是各大网站和平面媒体的消息报道,然后是网络热议,然后是官方新闻发布会,再然后是更高级别的官方表态,并且开动最权威的媒体机器拽紧幕布最容易掀开的一角。力量是悬殊的,思维是敏捷的,网民是不明真相的,背后是有别有用心的一小撮人的。当然了,潮涨潮落,汹汹物议终会退却,草民们捧着小饭碗很快转移了注意,因为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精彩值得围观。果然不出所料,“网易另一面”率先发表了“迫害妄想论”,温州警方很迅速很专业地排除了“谋杀”证据,TV用爆强的采访提供佐证,就如同不久前河北老李面对亿万观众痛哭流涕一样体现了高超的传媒技战术。所有这些“结论”,让或多或少有着迫害妄想的持“阴谋论”的围观者无语。鲜血早已经凝固,血腥味也在时光流转中冲淡,这就是最后的真相。如果还不信,非要像当年米国人对总统肯尼迪遇刺案一般穷追不舍,那就等待若干年后深圳电视台的《解密》节目罢。

殷红岁末,血色句号[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我自始至终围观着。

        我不想隐瞒自己个人的疑问。虽然,这一切可能被定义为有“迫害妄想”。

        一、当地主要领导到达现场非常及时,对一起“普通交通事故”如此重视,充分体现了乐清的守牧者坚持了三个代表,践行了科学发展观,做到了以人为本,生命至上,值得全国官员学习效仿。但是,以我重庆最幸福城市,如果发生死一个人的车祸,恐怕连领导的秘书都不会来。唯一解释是,重庆不如乐清。因此很有必要推广乐清领导的“快速反应模式”。

        二、费良玉同学在接受采访时的回答好专业,他是交通警察学校毕业的么?那些词汇和他表述的语句比我的学生认真写出来的作文还优秀,我太他妈佩服了!这从侧面说明了教育是成功的,把一个连驾驶执照都没考完的人培养成了专业解答车祸状况的人士,特别令人激动。

        三、所有当初声称目击钱村长被碾死的人都在数十小时后改口,此前对记者们所说的那些鲜活细节都成了假话伪证,要么是想当然,要么是别人教唆。呵呵,我想知道,谁教唆的?动机何在?第一目击者在第一时间被抓,官方答复是袭警。嘿嘿,我想问,凭常识,除了事关切身利益重大矛盾中国有多少平头百姓敢于袭警?死者与其非有亲缘,除非他疯了会去袭警。另一个常识是,作为现场目击者,即使有极大愤慨,至多也不过是冲着肇事司机,怎么会去找警察麻烦?

殷红岁末,血色句号[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四、钱村长的女儿女婿“自愿同意”去接受调查达数十小时,这样漏洞明显的解释亏官方想得出来。自家老父亲被车碾死,不哭丧守灵,却去“配合调查”,而且长达数十小时,嘿嘿,我孤陋寡闻,没听说过这样的情形。

        至于报道中出现的抓人,抢尸,特警出动等等,普通车祸用得着这么大的排场吗?还有死者在轮下的姿势,还有那个神秘的来电主人,先说是副镇长,后又是某村民。究竟什么才算靠谱?

        太多的疑问没有令人信服的答案。就这样了吧,昭昭日月,朗朗乾坤,人在做,天在看,秦可以销锋镝,不可以灭人心。万民若愚,万民噤声,这就是稳定。

         今天,我去教室,孩子们都在唱“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的花朵真鲜艳”,我流泪了。在一个谎言充斥的社会,在一个被撮尔恶吏玷污了的社会,我真的很难想象未来花园里是否会有青春的花朵。听听民众对《反腐白皮书》的意见吧,千万别告诉我百分之七十的满意率多么科学,难道真不明白《皇帝的新装》意味着什么么?记得昨天在一个朋友的博客心情里看到一句话:“官家已经完成华丽的转身,绕到百姓的对面。”或许,这才是一切阴谋论和迫害妄想产生的根源罢。

        今天是2010的最后一天,我和所有爱这个国家的公民一样可以沉默着围观,可以唱红歌,据说可以造就精气神,很想建议那些宣称唱红歌振奋了群众精神的人去看看金庸小说《鹿鼎记》中关于神龙教那一部分。仁宗又下去关注民生了,我只希望,在坐下来喝一口茶的间隙关注一下压在车轮下那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那才是民生。

        就这么着吧,不必再说。

        捧好了,别让我的小稀饭碗儿飞了。

        在2010的岁末,我看到一片殷红,缠绕成一个血色句号,很鲜艳。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