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一只鸡的纠结[原]  

2010-09-29 22:57:03|  分类: 小园香径独徘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很要好的朋友说我有着骨子里的浪漫,听了这话我就偷偷笑了,那笑一定很灿烂很光华。其实,我一直觉得在骨子里我就有些无聊,未透顶,却是真正的无聊,比方说,为一只鸡而纠结。

        前些天,五楼住户喂在楼顶的一只鸡耐不住寂寞,展翅翱翔,径直飞了下来,跌在楼下草坪里摔晕死过去了。那鸡是颇有来历的,据说是正宗农家土鸡,粮食养的,年龄也有些大了,五楼住户买来后没舍得马上吃,先喂在楼顶天台上。谁知道这鸡老夫聊发少年狂,来了一个特技表演,这不,把命给搭上了。本来这事也稀松平常,谁承想刚巧五楼住户不知情,而目击这只鸡空降的就只有二楼住户和小区里某个老太,老太私下说,她是看见鸡摔得不见动弹的,但人老眼花,不明白这鸡是从哪儿飞下来的,按照事不关己的原则,老太选择了旁观。二楼住户可不同了,先是大叫谁家的“飞鸡”,见没人应声儿,于是也就不客气,到草坪里拎了回家,后来情形就可想而知了。这鸡主人发现鸡不见了已经是第二日,遍寻目击证人无果,只好自认蚀财,不就一只鸡么。后来不知怎么,想必是老太口风不牢,这事给传了出来,五楼住户也无可奈何,而小区里大住户们多了一点谈资,有的摇头叹息,道一声“呵呵,这素质……”,有的则说五楼住户自己粗心。

一只鸡的纠结[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今日和同事们课间闲聊,无意中就说到这事,同事们便你一言我一语说开了,越说越玄乎,越说越有劲,那是浮想联翩。 C老师说,假如她是五楼鸡主,鸡被二楼吃了,吃了就吃了罢,谁吃都是吃嘛,只是觉得二楼有点那个;D老师说,如果他是二楼的,这鸡是一定不能够吃的,实在没人认领,交物管那里;我当时也想啊,要是我是五楼的,要不要在后来去问问二楼呢?直接去问吧,人家未必会承认,没来由闹个邻里不和谐,不问吧,觉得憋屈,好歹也是一只鸡啊。倒是有个同事说了一个创意,可以把故事演绎得充满喜剧色彩。这么说吧,假如我知道二楼吃了我的鸡,我去过问一下是应该的。先敲门,问:“请问,您有没有看见一只鸡从楼上飞了下来”,二楼要么说没有看见,要么则直接承认。说没看见吧,那这事就不谈了。直接承认,那是不会说是有意吃那只鸡的,估计会说:“哎呀,那是你家的鸡啊?我见它飞下来摔晕了,扯了嗓子问了好半天,没人应声儿,我瞧着它这么死在草丛里也可惜,就拎回来吃了。这么吧,多少钱,算我买的。”,这钱是自然不能够要的,只好打着哈哈,吃了就吃了吧,有点灰溜溜的,心里恐怕还嘀咕,奶奶的,点子背。可这样的效果也不咋样,我还是这么说吧,“啊,太好了!谢谢您哈,那鸡太讨厌了,我本来准备宰了它,没想到您替我做了,谢谢,真的太感谢了!”说着,打着哈哈儿告辞,让二楼自个儿琢磨去。

        上课铃响,大伙儿该干吗干吗去,忍不住想笑,这是怎么了,又不是自家的鸡,纠结什么啊?!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