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双喜[原]  

2010-09-08 23:28:21|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罗晓艳

        早上,睡眼惺忪的去学校,进门厅,就瞥见张贴栏上的公示,大红宣章,有法律效力的哦。大意是经过民主推荐,学校办公会决定如下人员担任学校中层干部。瞅了瞅,我推荐的老师榜上有名,另有几个差强人意,也没什么,总得有人干活吧。蓦然觉得心里一块石头掉下了,我终于交卷了。虽然我曾经做了五年那比芝麻还小的所谓主任(不是嫌官小哈,是一直不习惯),如今这一下课,虽不敢像当年彭泽令那般张狂地写下《归去来兮辞》(实话说,也写不出来双喜[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却也能够感受到从此虎入深山鱼游大海的快意来。从今后,我便是我,自可恣肆江湖。中午不能饮酒,只得暗藏欢喜,对教研组的同仁说,改日一定请吃下课酒,呵呵。

        可喜的还在后头呢!

        下午放学,问小区门卫有我的报纸否,答曰,你家属刚来拿了,还有一本书。大喜,我知道,是老教四广曾老师赠予的书到了。感谢CHINA邮政!我几乎是狂奔上楼。我家在七楼,以前为了度过这漫长的爬梯过程,我常常哼着《十送红军》的调调儿上楼,开门时刚好哼完,今天速度快,喘着气开门,才哼完第三段双喜[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赶紧拆开封皮,《性心理发展论》,这是广曾老师十年的心血呐!那书香扑面而来,素净典雅的封面,老师在扉页写下的“晓艳老弟惠存,广曾二○一○年秋”映入眼帘,那字迹特工整,一笔一画,繁体的。儿子在旁说,这字写得真好。我说,不对,从字来讲,不算很好,没我写得潇洒,可是能看出风骨和个性。字如其人,看得出广曾爷爷做事一丝不苟,从字而看治学。你现在不明白,将来会懂得的。签名后面盖了印章,看那印,呵呵,不禁有些腹诽,“广”字笔画似乎漫漶,印章材质不甚好,整枚印章看上去也平淡无奇。当时就想了,待我手臂功能恢复,当重治一印相赠,还望广曾老师能雅纳。

        借晚饭前的当儿,开卷有益。我打开书,先看序言。读着读着,便有些伤感有些惶惑。广曾老师著作的序言中出现的弗洛伊德、荣格、皮亚杰、茨威格……从前多么熟悉的名字呵!精神分析、无意识、古希腊神话、俄狄浦斯、伊底帕斯,曾经多么熟悉的名词,都远去了,消逝在追逐生存的过程里。眼前浮现出那些教过我这些知识的教授们,回想起从前那些学习时光。是的,我后来放弃了,甚至有意识远离了,那青春的四年竟然在我的记忆里渐渐湮没。今天,看到老师这部著作,似曾相识,却又陌生。当我继续读下去,看到序言中提及从提出观点到印证,从错误到真知的提炼过程,才真正明白后文中老师说“著书先立说”之“立说”的开拓意义。跳过常规心理研究方法从文学角度去研究心理,真的是另辟蹊径,深切感受到广曾老师真的不容易。那份坚韧与执着,恰好是后辈中许多人包括像我这样的以文字为娱的人所缺失的,也是应该好好学习的。

双喜[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平日读老师的博客,知道老师对《红楼梦》颇有研究,也难怪,有如此治学态度,又何事不成?而我有始无终,惭愧之至。

        谢谢广曾老师惠赠!

        心情激动,告诉娘我不在家吃饭了,我要找朋友喝小酒去,庆贺双喜!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