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逝水苍茫4[原]  

2010-10-11 00:02:57|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这篇日记是这本记录中最长的一篇,记录了一天一夜发生的事,我得把它分作四部分录入。很惭愧,那时我的文字和心情都比较糟糕,像是记流水帐。不过,我还是决定保留原貌,毕竟,斯是历史。由于某些原因,有些人名我得进行一下处理,应该不会妨害文字本身的。 ——瘦鼠注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九日    阴,有风无雨无太阳,星期四

        1

        昨晚噩梦连床,醒来臭汗淋漓,回忆梦境却是茫然。

        早上躺在床上辗转,准备捱到中午12点起床,听到勇哥在院子里对阿琼说:“昨天晚上肥仔打电话叫LXY一点半去宝龙酒店等她,肥仔带他去见工。”,接着便听到阿琼大声叫我,重复勇哥对她讲的话。我还没有来得及吭声,就听见勇哥大声说:“叫你11点去!”,我知道勇哥是担心我又睡到中午想让我早点起床,有些感动他的良苦用心。这就是朋友,语言的热切和激动总让我温暖。

        我一骨碌爬起来,走到院子里,看见勇哥在生火做饭。他笑着说:“别忙,还早呢,吃了饭再去,不把时间说提前点你不会起来的。”中午吃的红烧鲤鱼,炒莴笋。来厚街后几乎每天都吃鱼,因为便宜。但这里小菜很贵,记得走的时候合川的白菜卖一毛钱一斤,这里却卖一块钱一斤,让我很是吃惊,厚街居,大不易。

逝水苍茫4[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饭后,我匆匆收拾起估计见工需要的证件。阿琼一本正经地说:“LXY,我觉得你最好还是穿那件毛衣去,看起来个子大一些。”我只得把茄克换成立立姐姐(我背的绿挎包的原主人笑月的妈妈——瘦鼠注)四年前给我织的那件毛衣。关于这件毛衣,让我哭笑不得的是,师范校那帮狗才领导很是看不惯我穿它。我出门叫了一辆摩托车送我到宝龙酒店员工宿舍门口。我请门卫替我叫一下肥仔,那门卫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才慢吞吞地上楼去传话。下来后他问我:“你哪里人啊?”,我说四川的,他忽然换了一副面孔,热情地说他也是四川的,还说“早看出你是四川的,所以才给你去叫人,要不才不会去呢。”我觉得挺好笑,莫非我脸上写着四川俩字?屁!四川人就这么狡猾。

        约莫过了半个钟头,肥仔才从楼上下来。我能理解,女孩子么,梳妆打扮慢悠悠的,没半小时完不了工。我打量着肥仔,脂粉淡淡的,和我那天晚上见到的像是换了一个人。当初我听勇哥他们谈论肥仔,还以为她很胖,其实并不胖,我就奇怪为什么叫了这绰号。这是我第二次见肥仔,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有些亲切,感觉这女子很开朗,或者说是有些泼辣。听她口音是泸州人,豆豆的好朋友咪咪也是泸州人,我甚至觉得她长得有些像咪咪,或许就因为这个让我感觉到肥仔亲切吧。我不敢把这告诉勇哥和阿琼,怕他们取笑我。

        肥仔似乎具有那种古道热肠的侠义,让我有些感动。我瞧着她风风火火跑到小店去给黄静打电话问怎么去新仁凯灯饰厂,然后跑回来说搞定了,歪了头问我:“是走路去呢,还是坐摩托车?”,我说随便罢。她说:“还是走路吧,我兜里可是一分钱也没有哇。”我有些窘,因为兜里也就七块钱,我便直说了。她笑了一下,从她那又肥又大的“垮垮衫”荷包里掏出二十多块钱让我看。我忽然觉得这些女孩子虽然干的工作未必体面,却多少脱不了本来的浪漫与天真。

        搭了摩托车来到新仁凯,门卫进去叫了黄静出来。黄静说她马上到办公室给群业家具厂的林副总打电话,让我们等着。记得一个星期前,阿琼通过肥仔和黄静说好,由黄静给我找工作,阿琼则负责给黄静的侄子联系到酒店做服务生。后来我就在宝龙酒店见了黄静,一个块头挺大的姑娘,她答应介绍我去群业家具厂做采购。

        不一会儿,黄静出来说电话打通了,但林副总在睡觉,叫我和肥仔再等一下。于是,我和肥仔就一道来到新仁凯靠厚沙路旁的一个小店坐了一会。肥仔买了三斤桔子,我拈了一个,没多大心情吃,她却吃得开心。从小店出来,肥仔一边走一边玩着手里的钥匙套,不时和我瞎扯一番。当我们再见到黄静时,她让我们再呆一会儿,只好又折回小店。肥仔烟瘾大发,我只好买一包HLTON解燃眉之急,我觉得让她抽HLTON实在有些委屈,可我跟她身上的钱都带得不多,还得把返回的摩托车钱留出来。坐在小店等消息实在无聊,我们海天海地胡吹一通,聊到勇哥和阿琼。肥仔说她管阿琼叫“排骨”,两人很要好。我也聊到了我深爱的豆豆,聊到豆豆妈把我推出门去,聊到豆豆说再不要见到我,肥仔听得很认真,但我看见她不时撇撇嘴角似乎觉得不可思议。其实我知道,阿琼一定对她讲过从勇哥那里听来的我和豆豆的事,我甚至觉得阿琼会带着调侃的语气讲出来,我想,阿琼和肥仔她们现在是不怎么相信这世界上会有真正爱情的。

        终于,黄静出来回话了,让我们去群业家具厂找管人事的罗小姐。肥仔听了很高兴,认为这事成了,可我觉得挺悬,这样的过程这些天我经历了好几次。管他呢,试试看吧,有机会就逮着,我有些饥不择食。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