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逝水苍茫14[原]  

2010-10-26 22:31:09|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十五日     阴  小雨   星期三

        1

        早上吃饭,发现搁食堂的碗不见了,呆呆地站在食堂门口。过了一会儿,再去看放餐具的柜子,嘻,它自己溜回来了。大约被人借用了,该不会又是那帮湖南同志干的吧。好!爽快,我算是服了。

        上午照例是坐在办公室看资料,又去样品室熟悉了一下群业技术人员的杰作。正坐在椅子上想着些莫名其妙的事,听到林副总叫我,他让我尽量抽时间到车间去熟悉一下生产环节,还说有情况向他报告,看来,昨天的报告正在逐渐改变他对我先入为主的看法。说实话,我也不想上班时间呆在办公室,虽然暖和,却感觉压抑,去车间反而自在,看到机器的传动,听着巨大的轰鸣,我可以感受人的伟大。可惜机器不会说话,否则它一定会娓娓道来:

        “我是一道风景,一道看得到却不迷人的风景。”

        很喜欢这句话。是印在我一件汗衫上一句话,那汗衫被叫做文化衫。在学校的时候,我很想让美术班的学生给我些颜料,那样我可以在买来的白汗衫上涂鸦,我要写上:“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然后穿了它在校园里游荡,尽管又会让猴子他们不痛快,甚至成为我骇俗的明证,但我想,这就是我的本真,任你谤我讥我,又何足道哉!我知道,今天我已经为自己的惊世骇俗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说不清楚究竟为什么,不是哗众取宠,而是心底那难以言喻的伤痛,我仿佛是在复制大学时代写过的那篇叫做《十年后》的文章中的潦倒心情。

逝水苍茫14[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前处理车间紧挨生产大楼,四面透风,广东人老彭在那里唱独角戏。我站在那儿像是站在喜马拉雅的风口,冷得不行,风不停地灌进这个像棚户一样的车间,存心给我一点苦头似的。老彭没啥话,我问一句他便答一句,如果答不上来他就说自己只管操作技术问题不懂。其实,我才是真的一窍不通。我看老彭是不想说话,想想也是,一开口说话冷风就灌进嘴里,早上吃的热稀饭冷油条就会凉个透,多难受啊,还是不问的好,自己看吧。

        站了个把钟头,实在太冷,我进了生产大楼,去到烤漆部。室内室外真是两重天。站在烤箱口下,暖洋洋的,直想打瞌睡。控制箱上齐刷刷亮了三排红绿灯,让我觉得很庄严,仿佛一个个按纽是控制着核武器似的,早忘了那些玩意儿只是控制生产线的。烤漆部的生产节奏看上去并不十分紧张,个别哥们姐们还可以利用某个间隙打情骂俏,远比办公室里自由逍遥。他们问我是干什么的,我想回答是江主席派来的,可又怕他们不乐意开玩笑,就实话说是干采购的,来车间了解一下漆料的质量。可能他们先是以为我属于“拿摩温”或者“荡管”一类人,眼神中带着警惕。听我这么一说,心里准在想原来是个小采购,立马把我当作了阶级兄弟。人啊,常常自我轻贱,我不禁叹息了一声。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