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逝水苍茫2[原]  

2010-10-10 00:19:03|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七日   晴,有风也有太阳,星期二

        起床已经临近晌午,邓叔骑了单车过来。他在新丽豪美容美发中心做保安,是阿琼的小姨爹。他问我咋还没有出门去面试,我告诉他马上去给银鹰集团打电话,问一下下午面试有什么变动没有。电话通了,没人接听,我气恼地放下话筒,心想说不定下午的面试又要英雄白跑路了。

        回到屋里,邓叔问我吃饭没?我说出去随便吃点。“你还是自己弄点吃的吧,外面吃既花钱又吃不好,节约一包烟钱也好呃,怎么样?”邓叔告诫我。我恍然,出门在外,千万不可以大手大脚。这儿即使随便在大排档吃点东西也比家乡贵,还只能是半饱。于是,我便把昨晚的剩饭炒了一个鸡蛋,吃完已经是一点多钟了。我匆匆出门,搭上一辆中巴车到仓头,银鹰集团的鞋厂就座落在仓头附近。

逝水苍茫2[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到了银鹰鞋厂,在厂门早排了长长的队伍,说好一点半面试,却等到下午三点才有一个行政部的职员出来传唤应聘者。那人一出来,队伍就乱了,我也挤了过去,竖着耳朵,眼巴巴等他念名字。然而,令我失望的是,他只叫了应聘司机的人就进去了,大家也只好继续等待。过了一会儿,从厂里又出来一个干部模样的家伙钻进门卫室,从窗口探出头来大声吆喝:“有没有人报‘车位’,‘针车’、‘平车’都要!”,打工妹们呼啦一下围了上去,争着把身份证递过去。而我忽然发现自己孤零零地站在人群外,什么针车平车我根本没有听说过,俺就只会教学生呵!我朝人群瞧过去,恰好看见那家伙的脸,他仿佛觉得自己蛮形象高大似的,用居高临下的目光似笑非笑地审视那些满眼期盼怯兮兮的女孩子,我忽然冒出一个怪念头,“妈的,这家伙看上去就活脱脱一个色鬼!”,但我终于没有笑出声来。

        过了好一阵子,当那家伙再次从门卫室探头出来时,我再也忍不住,挤了上前问道:“请问你们行政助理这个职位今天什么时候面试?我前几天来填过应聘表,你们主管让我今天下午来面试。”他歪着脑袋打量了我一下:“对不起啦,已经有人啦!”,我彻底失望了,他妈的,这些香港仔太不守信用!忽然,我看见上次报名时让我填表的行政主管梁先生,我连忙跟他打招呼,他看上去很不自然,然后他告诉我他没干了,瞧他无可奈何的神情,我明白,老板已经把他给炒了。

        我愤然离去,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勇哥为我和阿润租的小屋。

        晚上又和蛋蛋(阿梅的绰号)、阿灵、润哥和阿琼去看投影,片子很不好看。

        今天没个好心情。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