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寻常巷陌[原]  

2011-01-29 03:21:40|  分类: 小园香径独徘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眼睛看不见,却能感受到,故乡小镇有夜风吹过。就在那个寒夜阑珊的时候,丁孃孃死了。

        娘是在第二天早上得到消息的,便急急地赶了回去,说是要送丁孃孃最后一程。我能理解娘的心情,多年的老街坊,素日里有些感情,应该的。我看着娘唏嘘着出了门,回小镇去。

        打我家老宅变卖后,我就很少回小镇,即便回,也是打车去找在中学教书的同学喝酒,在小镇新街口短暂停留。酒酣,醉眼朦胧地离开,偶尔也会忍不住透过车窗向旧街投去匆匆一瞥,苍茫夜色中,路灯昏黄,显得有些凄清萧索。我家老宅就位于旧街,我不忍去看,那已经不属于我家。因为丁孃孃的死,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小镇,那些灰蒙蒙的街道,还有那些渐渐老去的街坊邻居们。

        丁孃孃家就住在我家老宅对面靠河边的陋巷中,低矮的瓦房,年久失修,有些破败。她没啥文化,老头子是綦江打通煤矿的工人,脾气不大好,退休后回到小镇,老俩口守着清贫的日子。丁孃孃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和我年龄差不离,在成都工作,工厂不怎么景气,也很少帮补家里;小儿子和我弟弟年岁相当,不怎么成器,属于混混一类,亲朋没少给他介绍工作,总干不长久,据说是总嫌薪水低,如今都三十多的人了,还没成家。我父亲在世时,私下常常拿丁孃孃家孩子的事来教育我,没少给我上政治课,我多不以为然。寻常巷陌[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丁孃孃是个热心人,爱帮忙,当年娘守杂货摊,一个人没法把摊子摆出门去,丁孃孃就经常帮着把摊子抬进抬出,遇上逢场天,娘守着杂货摊没法做饭,好些时候都是丁孃孃给送饭。那些年大家都困窘,娘牙齿缝里省着钱,而丁孃孃的丈夫是井下挖煤的,工资比我爸高,以前按月给她娘儿仨寄钱,汇款一到就有些大手大脚的花钱,也没个积蓄。娘劝过她,听不进去,没法子的事。记得娘说过,丁孃孃是个好人,就是不会安排生活,对子女也太迁就,而且有赌性,早迟会吃亏的。后来果然被娘言中了。特别是她小儿子游手好闲不找个正经活干,在家霸吃霸喝的,没多久就让她欠上了债。更不该的是,不知为何,她愈发迷上了打牌。债台一高,左邻右舍便不再乐意借钱给她了,那日子也便愈加紧巴巴的。娘有时叹息,说是眼睁睁看着一个家的败落。听着这些,我总觉得小镇的巷陌灰蒙蒙的,却又有着某种似是而非的记忆,像是一幅沾满尘灰的旧画儿。

        去年夏天,丁孃孃突然脑出血,送到合川城里,好歹抢救了过来。娘去探望,回来说连人也不认识了,怕是要成植物人,估计拖不了多久。后来因为住院费用太大,又回到小镇家中。说来也怪,丁孃孃的小儿子自从她生病,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和老爹一道尽心照料着。许是照料得好,又或许是即便病得糊涂了依然食量不减的缘故,丁孃孃竟一天天好了起来。娘最近一次去探望,居然能认出来,只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说话依然口齿不清。大前天夜里,突然就不成了,大约是油尽灯枯吧。

        娘是等到丁孃孃下葬了才回来的。我问丧事办得像样么?娘说,能像什么样呢,冷清,就一些老街坊陪着,她娘家几个舅子哥帮着操办,第二天就葬了。听着心下酸酸的,不知怎么,眼前又浮现出我家老宅对面通往涪江边的巷子,丁孃孃的家就在巷子尽头,还是那样灰蒙蒙的,隐隐约约有个声音,仿佛是丁孃孃在唤她那俩小子回家吃饭……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