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写在父亲五年忌日[原]  

2011-02-19 01:07:41|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罗晓艳

        五年前今夜,凌晨两点,父亲走了,倔强的他不再倔强,只剩下沉默,永久地沉默。那夜之后,好久好久,我耳边都萦回着运送父亲灵柩的三轮车的咯吱声,我从此不忍见着昏黄的街灯。娘说,故去的人别望,越望越远。是呵,转眼就是五年了。

        父亲的骨灰葬在了城南的公墓,每年我和弟弟一家都去祭扫,烧些纸钱纸人什么的,只是希望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不用再舍不得吃穿。我们都相信,他是能够用到这些钱的。

        按我们当地风俗,父亲的遗像会被搁置在墓地。我没有让搁那里,我觉得那儿太荒凉太冷清。我把遗像拿回家放书房里。父亲生前很少照相,也很少有单人照片,遗照是我让搞美术的同事按照父亲工作证上的相片画的。凝视父亲的遗像,他愁眉紧锁,目光忧郁。其实,在印象中,他永远都是这样的。即便有过展颜一笑的瞬间,也匆匆划过了岁月。看到我做作业时头埋得太下去,他会皱眉头;在我伤心欲狂的那些日子里,我相信他的眉头从未舒展过。我听到他的叹息比看到他的笑脸多许多。

        父亲和娘感情很好,可在一起的日子却很短很短,加起来也就短短四五年。大多数时候,他独自在厂里,节假日还加班,为着多挣点加班费寄回来。那些日子里,父亲就着那一杯清茶,泡淡了多少孤寂。

        长年的孤独生活使父亲的性格孤僻而倔强,在内退回到家乡后几乎无法和邻里共处。因为他的固执,我没少和他争执,我的倔强是他遗传的,于是父子俩常常为各自不同的见解争个脸红颈涨。父亲老了,争不赢我,就会像小孩子一样不服气,然后就专拣我的心灵创痛刺激,几乎闹到父子反目的地步。可就在那夜,当他悄然去到另一个世界的时候,我忽然悲伤地发现,我其实已经习惯了和父亲针尖对麦芒的日子,习惯了他的喋喋不休,可那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倘若时光倒流,我还是会和他争论,我依然会告诉他真理是不以父子论的。

        今夜,父亲离开整五年,我写下这些文字怀念父亲。此刻,窗外有雨涔涔下,若天洒清泪以祭,愿父亲在天国能够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