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来电1,来电2[原]  

2011-05-12 23:34:06|  分类: 小园香径独徘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我凭记忆。重述两个电话内容。

        来电1。时间:五月十一日上午第二节课课间。

        “您是罗老师?”

        以为是学生家长,客气地说:“是的,请讲。”

        “哦,我是邮电局的,我们想问一下,上次寄给您的信收到没有?什么时候收到的?”

        累!啥事啊!

        动了脑子搜寻,记起来了,前个月有邮局给我电话,说是我一不小心成了邮局行业监督员,他们告诉我,将会寄给我一封平信,收到后让我马上给他们去电话,监督员任务就算完成,目的好象是为了了解什么形象什么效率怎么的。

        我老娘真的没教过我说慌,我也从没收到过什么邮局寄来的平信,这事我也早忘了,毕竟,我是中国对邮政失望人群中最理智的人之一。每天看到派斯学院门口快递车前的忙碌,我就为中国邮政莫名其妙地悲哀,其实我也是自作多情,人家储蓄业务上升呢,早就实现了家花不如野花的理想。

来电1,来电2[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我没收到啊,我记得你们说很快寄给我的。”我说。

        “哦,是这样的,我们是四月十六日寄出的,您看看有没有收到,你的地址是………………”

        “对啊,是这个地址,可我真没收到。哦,我告诉你,您说的情况不存在,因为自从你们来了电话后,我就天天等着那信,我住的小区那些门卫和我都是老熟人,有信件都会告诉我的,他们也把所有收信人名字写黑板上,我一直没有瞧见我的名字。”

         “……哦,是这样啊,那您有订阅报纸么?”

        “我早不订报纸了,不过,检察院替我订了一份《检察日报》,我经常收不全,一个月总差好多份,十二版的总变八版。”

        “啊,是这样啊,那我们了解一下,谢谢您啊。”

        电话挂断,我还在想,电话那头是不是一个美女,声音不错。

        来电2。时间:五月十一日中午

        “请问您是罗老师吗?”接到电话,看到是陌生号码,我警惕百倍。

        “是的,您谁啊?”

        “嘿,罗老师,你认识我的,我是送报纸那个人啊,路上我经常和你打招呼。”

        “怎么?有什么事吗?您说。”

        “是这样的,您有一封信,是平信,真的是平信,我放在您小区门卫那里的,您说没收到,可我放那里了的,现在我去找也没找到,其实……其实那信就是平信,也没什么,没有什么东西的……”

        “是吗,我想起来了,上午邮局给我来了电话,”不等我继续说下去,电话那头说:“老师,真的是平信,里面没有什么的,我放你们小区门卫那里了啊。”

        “我知道,那封信的确没有什么,就是为了了解平信投敌速度,可我真的没收到啊。”我实话实说,心里不爽,你怎么知道这信没有什么内容,万一是抵万金的情书什么的呢,窝火,话不怎么客气了。

        “你怎么知道这信没有什么呢?我没收到啊,而且如果放小区我是不会收不到的。我妈妈每天都要去那里看看,黑板上应该有名字的!”

        “……”没词了。

        “老师,我们都认识的啊,我真的把信放小区门卫那里的。”她继续解释。

        “你别说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吧?我知道,你们也不容易,会被扣钱吧?”我问,想尽快结束通话。

        “真的对不起,老师,您能不能……给局里面解释一下,我真的放小区里的啊。”电话那头吞吞吐吐说。

来电1,来电2[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好了,我明白了,想到这个投递员我认识,她一个中年妇女,养着俩孩子,找个饭碗真不容易,心软了,何必呢,我和她都是混饭吃的。“行,我会替你解释,其实这信对我也不重要,放心,没事的。”我冲口而出。但我知道,以我性格,这真的不应该,想起中国邮政比马拉车还慢的速度,想起那些坐在柜台里爱理不理的工作人员,看着他们的在电信分离后的狼狈不堪和破罐破摔,我真的没有理由原谅这些失职的人的。可是,她只是临时工,真正的邮局员工正在营业大厅里享受着空调呢,我又何必认真呢。我想起了三十年前我小学时,万国邮政联盟世界征文,记得当年内蒙古一位学生,好象姓赵,获得了一等奖,写的文章名字叫《邮递员的一天》,那次征文在姨爹的鼓励下我参加了,写的什么我记不得了,因为,那时候,我眼里的邮递员就只有皂角乡下那条小街上的那个姓袁的阿姨,她的一天我怎么知道?

        不写了,两个电话,我发现自己很纠结,我愤恨,却不失同情。幸好,现在不需要用平信传递什么,那是久远的传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