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夜来那个香[原]  

2011-05-25 22:50:12|  分类: 小园香径独徘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这段时间天气颇有些奇怪,短短几日,重庆便经历了历史同期的最高温和最低温,真真算得是“冰火两重天”。难怪有朋友玩笑说,倘是这几天发现谁失踪了,原因大抵有三:要么热死了,要么冷死了,要么给大风吹走了。说笑归说笑,感觉这几年气候是有些反常,某院士及时站出来说,不能全归罪于那个大坝。我是良民,很傻很天真,既然人家专家都这么说夜来那个香[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了,我也不必费神去琢磨这语句的逻辑和弦音,还是抱定信砖家不信春哥罢。

        晚间,待到儿子做完了功课,陪了他下楼去吃“麻辣串”,走在楼道里便嗅到一缕香气。淡淡的,很熟悉。儿子连说好香,我知道,那是小区的夜来香盛开后的气息,在轻微的夜风中弥漫。印象中,夜来香最能勾起夏日的记忆,仿佛那特有的浓香里附着了好些个时光的旧迹,花间密密地穿插着故事,在晚风中荡漾。我分明触摸到了夏天。已是五月末尾,确是应该有些儿夏天的味道的。

        下得楼来,花香更浓郁了。其实,我并不喜欢这近处太过浓郁的香气,甚至感觉有些闷人,不若那随风飘来的暗香一缕。然而,就在刹那间,有记忆泛起,如涟漪般。我不由得放慢了脚步,于灯光映照的花叶婆娑间流连,寻觅似曾相识的片段,花香依旧,人却已远,一忽儿的沉醉却被儿子唤我的声音打断,不禁自失地一笑。

        回来的时候,又穿过花间,那香气更浓了。我能想象在暗夜里,那花一定恣肆着绽放,不知疲倦。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