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昨夜今晨[原]  

2011-05-30 20:58:09|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从天香渔府出来的时候,晕乎乎的,

        天气预报不太准,依然没有下雨,有些闷热,这雨早晚得下。不想回家,就让自己迷失在夜色苍茫中。

        还是接着喝吧,约了朋友去嘉陵江边夜饮。在“李白片”那里坐下来,要了一瓶金江津,酒酣耳热,天南海北。上涌的酒劲除却了伪装,有些放肆,聊着不灰不红的段子,豪言壮语中夹了粗口,不用再顾忌人师身份,反正男人喝吧喝吧不是罪,夜色中放浪也不累。

        夜深了,提议去唱歌。酒喝多了就想去吼几嗓,我只会声嘶力竭地唱《篱笆墙的影子》、《鹿港小镇》,外加,流浪歌手的情人》,这是我的“老三篇”,其他的就不会了。去了好几个歌城,小弟彬彬有礼告知过一小时就打烊了,没劲,真没劲。

        不唱歌就四处转悠吧,还好,街道虽然冷清,灯火还算璀璨,原来我们不缺电。我自个儿哼哼,“我只能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一扇朝北的窗,让你望见星斗……”。阁楼在哪儿呢?脑袋越来越晕乎。想要呕吐,不会惊起一溜儿鸥鹭吧。

        和朋友送来送去,最后干脆不送了,就蹭他家一宿。歪了在朋友家的沙发上,眼神散乱,重影了。朋友说还泡有桑葚酒,要不?好啊,怎么不要,看着那乌黑的酒,不饮岂不可惜?

        说些什么,什么时候睡着的,全记不清了,有些颓废,有些堕落,还有些肆无忌惮的怀念,和酒精搅和在一起,全都入了梦里。

        早上,真下雨了,凉飕飕的。

昨夜今晨[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