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你的父亲[五十三][原]  

2011-06-14 13:17:47|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我回到了皂角乡下的学校。这一次是完全自愿,有些决然,有些愤懑,还有些仇恨。当我忽然出现在姨妈和姨爹面前时,他们多少有些吃惊——想必母亲告知他们太和镇小学不收留我的信件还在邮寄的路途中,而此前他们已经和我母亲商量决定让我回到太和念书。我永远感激我的姨妈和姨爹,他们再次宽厚地接纳了我。当然,我向他们讲述了为什么没能留在妈妈身边念书的原因,现在想来,我当时的表达应该是非常的清楚,毕竟是刻骨铭心的经历——带着一丝被家乡老师粗暴拒绝的屈辱。

        我还是回到原来的班级,那里有熟悉的同学,还有亲切慈爱的徐天琼老师,当秋天的“调羹树叶”簌簌飘落的时候,我渐渐忘却了在家乡小学遭遇的不愉快,也许是暂时的,但真的忘却了。我在暑假里描写那场洪水的作文被大姨爹拿到初中班去当了范文朗读,我不止一次地给同学讲述洪水肆虐的那三天里惊心动魄的经历,浑然不觉身处涪江下游的他们其实也同样经历过,可他们依旧津津有味地听我讲述。后来我想,这或许不是因为我讲得精彩,而是他们那时候根本没有在意洪水——皂角所处的地势很高,而且是农村,不会有数千人逃命的景象出现。

        表哥念初三了,由于成绩很糟糕,依然隔三差五地被姨爹打骂,和以往不同的是,姨爹有时会让我“观刑”,末了还指着屋角的藤木拐杖说,如果考不上合一中,就等着吃拐杖。每当这时,我都吓得不行,恨不能训话早点结束。

        大表姐和吴哥的爱情之花在几番波折之后终于绽放,其实,这得益于表哥。本来姨爹是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的,为此表姐心情极坏,而我也不时成为出气筒。大表姐也曾让我的母亲出面劝姨爹,但是效果并不好。转折是因为八零年冬天表哥突发疾病被送到城里,而吴家在此刻承担了所有照料责任,这让姨爹十分感动,或许更重要的是,聪明的姨爹通过这件事改变了某些刻板的看法,总之,我们这个大家族小一辈中最伟大的爱情就在千回百折中诞生了。我获得的最大好处并不是吴哥每次从城里来都会带来好吃的,也不是他总带我去他插队时的知青朋友那里钓鱼,而是大表姐开始对我和颜悦色起来,不再恐吓我等姨妈去铜溪区里开会时要“拾掇”我。爱情真的很神奇,多年以后,我无数次在心里感慨。

你的父亲[五十三][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我的小学五年级就在这流淌的日子中如轻舟般划过。

        在回忆这段时间的时候,我总在想,那时我们为什么不感觉到疲惫呢?同样有作业,做不了仍然要挨批评,老师也会拿着教鞭抽打,但我分明记得,那个时候书包很小很轻,就像我现在背的军绿挎包,里面就三本书,《语文》、《数学》、《自然》,几个作业本和一个文具盒。现在回想,当年那些老师好多都不是师范生,很多老师也不懂得什么教学新理念,也没听说什么课改,更没听说什么密卷啊冲刺卷啊宝典啊金钥匙啊等等,有的就是钢板刻蜡纸,那还算是稀有品,更多的时候就是在黑板上抄写题目,而这些题目是老师自己编的……那时上课好轻松,成绩好一点就不会被留下补课。放学后,我们可以尽情的玩耍,可以去公社礼堂外的树林里掏鸟蛋,可以去红光三队的保管室外嬉闹,去冬水田里摸蚌壳。每个星期六下午第二节课,是班队活动,这是最值得期待的,徐老师会给我们读故事,那些选自《三言两拍》的故事让我们听得津津有味,而没有人来指责是否就是糟粕,是否荼毒了儿童,而那些故事至今深深印在我脑海里。

        不知是因为长大了一些,还是因为觉得小学只剩下最后一年,我对母亲的思念减少了许多,偶尔想起,也会安慰自己:过了这一年,我就可以回到小镇的中学念书了。周末的时候,我依然会跟着表姐去合川城里,有时去营盘街曹婆婆那里,有时则呆在吴哥家。和以前不同的是,以前去城里要走十多里路,还得等渡船过河,而现在不用了,有了小火轮,一直从沙湾到小南门码头。表姐往往要星期一早上才回学校,而我有时在星期天下午则一个人独自从小南门码头上船回皂角,不用买票,好多乡民都认识我,我随便跟着一个人就成,下了船就直接回学校。那时,姨妈姨爹怎么就没像现在这些家长那样担心过我呢?不是他们不关心我,而是他们相信孩子,为什么那时的成人敢于相信,敢于放胆让孩子独自行动?对照现在,我百思不得其解。

        这一年,我过得很快乐,并没有临近小学毕业的紧张,我甚至巴不得快快毕业,那样,我就可以和母亲、弟弟在一起了。不经意间,我会有一丝担忧,我的眼睛——中学老师会拒绝我吗?很快,这些闪过的念头会被乡间的清新空气稀释,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我不得不承认,对眼睛的忧虑在增加,偶尔,会在很开心时忽然沉默,悄悄的,无人知晓。

        我已经不记得我小学的最后一年的春暖花开,只感觉一忽儿就过去了,当1982年夏天到来的时候,十岁的我即将面对人生的第一个路口。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