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罗氏微博体纪事4[原]  

2011-10-25 17:47:00|  分类: 漏船载酒泛中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罗氏微博体纪事4[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卡扎菲死了,据说是遭受羞辱后被击毙。对北非那个国家,因此而言幸与不幸还为时尚早。能够见到的视频很嘈杂很凌乱也很疯狂,但我还是看到了那个国家的人们情绪很稳定。

        朝廷忙着撇清,说卡扎菲不是咱们的朋友。有人窃笑,但不包括我。国际上的所谓朋友太廉价,远不若古龙先生笔下的陆小凤、西门吹雪、中原一点红那般有情义,尽管那是纸上的玩意儿。我不清楚卡扎菲究竟有哪些朋友,我看到的只是被抛弃。他们都说独裁者下场就是这般,我信了。

 小时候,我在一份顶级报纸上勉强认出了“XXX说‘齐奥塞斯库是X国人民的老朋友’”这一行字。过了七年,老齐俩口子挨了枪子,就再也没听说他是朋友了,这让我不禁有些怀疑起“老朋友”的含义来。

 朝廷还有一个好朋友,世交呢,虽然坊间传闻他不怎么耿直,背后朝咱捅刀子使绊子,可因为是嘴皮和牙齿的关系咱也忍着。关于这个朋友的新闻每每见诸网络,却无一例外不允许评论,甚是诡异,我想破脑袋也没闹明白关闭评论是出于何种深谋远虑。

 菲国最近很有种,高丽棒子也显生猛,我闭上眼睛都能知道朝廷一定会谴责加抗议。说来这事也不稀奇,毕竟挨邻处近的,有时掐掐架吵吵嘴也正常,等咱掏光养秽足了,再和你们玩。小三就忒不厚道了,居然树起标语“迟早要进入拉萨和北京”,这玩笑似乎有些过了。不过,咱网民很淡定,新闻后面的跟帖把我笑喷。一人跟帖“过路费跟罚款你们就交不起,到北京能剩一条裤衩就不错了。”另一人跟帖“阿三也敢狂! 吾国300城管荡平汝之弹丸小国。”还有一人说“你到不了北京的,到北京才下火车就被信访办的给送回去了。”……呵呵,我总算明白了什么是“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本来想说说佛山小悦悦的事的,一上来就跑了题,那就改天再写吧。反正我不很赞成一味地谴责那十八个冷漠的路人,他们只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缩影。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