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亲,我要发飙![原]  

2011-10-27 20:55:33|  分类: 漏船载酒泛中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亲,我要发飙![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先说几句题外话。

        写下题目时,您不知道我有多么得意,觉着灰常灰常与时俱进。不知啥时候,“亲”就成了和“hello”一样的意思了,无论男女老少都“亲”,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

        这几日好像置身于一个喧嚣的杂耍场,目不暇给却脑子浆糊,今儿才稍微理出了一点点头绪。本来呢,是想用一个正正般般的标题表达一二观点,可又觉得煞有介事的模样让人觉得讨嫌。于是只好用这个标题了。

        文字也许有点长,言论可能不合时宜,大伙儿凑合着瞧罢。我不怕拍砖,我在准备发飙前狠狠地看了看野渡的人生格言——虽万千人吾往矣!

        只要不骂我老娘,我绝不删帖。

 

        亲,咱们从西安“绿领巾”事件开始聊吧,一直聊到包头“红校服”,再聊“全童入队”,再聊“工读校”,最后咱们聊“0:15”,实在没聊的了,我们就聊“教改”,好不好?

        “绿领巾”可不是西安首创的,只是因为不小心给发网上了,那所学校便“出名”了。这事一出来,那个网上哟,一边倒的骂声,唾沫子星星飞溅,如果把这些唾沫连同砖家的浓痰一起收集拢来,估计淹死那所学校所有老师不在话下。我仔细阅读了许多骂帖,也进行了一番归纳总结,得出一个结论:“单个网友在网上或许是龙,网友蜂拥则成了臭虫。”,许多跟帖污言秽语,不是招呼娘就是问候妹的,要不就是对“绿”产生联想,很少看到冷静言事的帖子。如今这事总算消停了下来,那所学校也道歉了。倒是教育部就此事的表态 “坚决反对学校以任何方式对未成年学生进行所谓的好与差的区别。”让人有些莫名其妙,莫非奖励与惩罚这个评价手段也被“革”掉了。

        学生在群体中究竟有没有好与差之分?别告诉我每个孩子都有潜能,也别告诉我每个孩子只有个性的不同而没有其他的区别,这些我都明白,也的确如此。可我要问的是:当过老师的人都知道,在自己的教学生涯中真的就没有好生和差生吗?就真的同等对待了每一个学生吗?我告诉你吧,做到这一点的要么是去世了(生前是否做到还很难说),要么是在教师先进事迹报告团里,而且还不能保证那些做报告的人有没有加以修饰(先进事迹报告中经常能够听到老师们是如何不抛弃不放弃关心和帮助后进生的,我就纳闷了,他们怎么胆敢违背教育部的要求判定谁是后进生?)。我知道,或许又有人会跟我提到国外的教育如何对孩子平等,我承认,这些年我们不是一直在羡慕国外先进的教育理念么?可是别忘了南橘北枳的道理。瞧瞧人家的班额,再瞧瞧人家的教育资源,再想想人家上学是为了什么。

        有个问题我始终没闹明白,为什么明明存在着等级,偏偏要求教师视而不见,明明有好差之分,偏就要求老师不能加以区别,一旦区别就伤自尊,就是摧残儿童心灵。好一个吹弹得破的被严严实实保护着的心灵。 举个例子吧,一个班级里学生是各自不同的,学习习惯不同,态度不同,品性不同,心智也存在一定的不同,在同一标尺下,有好有差那是极其自然的。老师该怎么办?除了做到人格上不歧视,你还能怎么样?一个学习成绩差的学生出现在你眼前,你是不是应该告诉他,你劳动很积极,你很爱运动,你航模做得好,你很会玩等等,然后对他说“你是独特的,最棒的”。可是,这些独特的东西能保证他在有限的优质教育资源中分一杯羹吗?如果不能,那么平等有何意义?在学校不分好差,难道社会上也不分?在等级无处不在的情形下,学校能躲进小楼成一统吗?

        绿领巾的错误在于被公众理解为给孩子贴标签,是人格歧视,造成孩子在群体中失去尊严。但是,在这个激烈竞争的社会中,靠过度保护就能够永远有尊严吗?只能靠自己啊,这是土壤决定了的。从激励的出发点来说,我实在看不出绿领巾有什么不对。唯一的不对或许应该是设计这个制度的人低估了人们对“绿帽子”的高度过敏。

        既然不能用绿领巾来激励“后进生”(糟糕,教育部说没有好差之分,应该不存在后进生这个说法,暂时拿来用用),那就用“红校服”激励好学生总可以吧?绿的消停了,红的登场了,包头红校服事件又出来了。同样是一边倒的批评声,谩骂声,即使有一两个帖子做了一点冷思考,也被口水淹没了。接下来又是学校道歉,回收红校服,反思检讨等等,累不累啊?

        一绿一红两件事,都和教育有关联。既然戴绿的伤自尊,穿红的又伤了没穿着红校服的学生的自尊,总之都是一个伤,于是大家干脆都闭上眼睛,集体意淫:“我们的孩子都是最棒的!”,事实果真是这样的吗?看看青少年犯罪率的上升,再看看实际教育中的一些掣肘教师正当教育权的现象,真的无话可说。如果真按教育部的“坚决反对任何学校对未成年学生进行好与差的区别”的要求,那还评什么优秀少先队员,十佳少年,那不是太伤没评着的孩子的自尊了么?同理,最近和俄罗斯少年的足球比赛0:15应该算平局,否则又伤自尊了嘛。

        我早就质疑过“全童入队”,全部儿童到年龄都入队了,那少先队的先锋模范作用在哪里?从前入队多么光荣,没戴上红领巾的孩子虽然不爽(现在被认为是伤害了自尊),但会不断努力争取。可是现在,全都入队了,激励不在了,加入少先队成了一形式而已,太河蟹了,一不小心全都成最棒的了。举个不怎么恰当的例子,假如全国人民都成了D员,D还存在吗?

        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念大学时的教育学老师,我笃信过他们教导的那些理论,然而,我最终开始怀疑那些观点。在那些彪炳史册的教育家面前,我感到无地自容。我虽然没有歧视过学生,但我的确做不到对学生在现有评价尺度上存在的差别视而不见。我依然坚持认为,“没有教不好的学生”这句话是错的,我坚定地认为依然有“不是读书的材料”的学生,我还认为在学校里的确存在表现恶劣屡教不改的“害群之马”(以前,这样的学生会被开除的,或者进入工读学校)。因此我依然认为原有的升留级制度、奖惩制度(包括开除)和工读校的存在是有必要的,因为,在现有集体教育教学模式和评价机制下,升留级制度和严格的奖惩规定的保留才是对全体孩子的公平。

        甭聊了,所谓差生好生,其实在任何一种评价方式下都会出现的,不由谁不承认。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道理谁都懂。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有这么多衡量每个不同孩子特点的标尺吗?就算有,那些标尺评价下的他们在未来会获得同样的机会吗?我认为不会。在现实中,只有符合固定标尺的才有机会,这本就不公平,可谁有办法改变呢?

        于是我想到了屡改屡败的“教改”,改来改去,面目全非。我倒觉得,教改最大的失败在于,丢掉了大量传统教育中好的东西,盲目地移植了一些不适合土壤的种子乱发芽。又如同一辆出了问题的车,明明是方向盘的问题,却破拆了车厢,砸碎了车窗,最后连前后的灯也搞没了。

        说了这么多,总结一下,我觉得对孩子的保护应该有个度,在学校中应该有合理的激励机制,别老拿什么保护儿童自尊说事,更别把一所学校不怎么恰当的激励手段扣上“耻辱刑”的大帽子。“知耻后勇”这句古话还是有存在意义的。连知道耻辱的机会都没了,还勇个屁啊!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