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雾都三月,那些人和事儿(2)[原]  

2012-03-30 23:10:00|  分类: 漏船载酒泛中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4

        时间回溯到2007年,时任朝廷通商大臣的B空降到雾都,成为雾都最高主政者。那时的雾都,经过前几任耕牧经济已有了大的起色,尤其是在曾经的交通大臣外放于此时,得天时地利人和之便,雾都交通一改蜀道难的面貌,挟高峡平湖之势,社会已呈兴旺之景。任谁来此,亦免不了生出江山如此多娇之慨。

        然而,码头文化的底蕴实在有些摆不上台面,和天朝其他几个重镇相比依然难免形秽。虽然社会经济有了较大发展,但由码头文化所滋生的黑恶势力在一些挟公器谋私利的衙门公人尤其某些六扇门中人的庇佑下却也随之坐大,治安形势不容乐观,雾都民众多有怨言。B主政雾都,当年在民众眼里应该是朝廷甘露,坊间多谈其主政辽地的功绩,寄望B能革故鼎新再造雾都福祉。事实上,就今日而言,B这些年的作为并未令雾都民众失望,或许这也就是B去职后民间多同情之辞的缘由之一。

        我曾经听说过这么一个观点,认为雾都交通进步当归功于HZD,而经济发展则多得益于B。持有这个观点的人列举了B主政期间雾都引进的众多世界大型企业为证。可是,对于民众而言,或许更重视直观的感受,于是,在“唱红打黑”之后,人们获得了较之以往更真切的安全感,而经济的发展使得民众生活得到某种改善,这成为了雾都民众对B拥护的最朴素理由。

        雾都民众素来鲠直,和天朝所有百姓一样,他们的要求很低,低到了下意识中认为无论谁主政只要能让安居乐业就成的地步。至于民主、公平、正义,对大多数人而言,那只是画饼,没有什么实在的意义。

        我相信除了B本人,很少有人清楚地知道B主政雾都对其政治生命的祸福,当初是欣然前往还是勉为其难如今已是成谜。从常识看,自古京官外放大多还是好事情,在外封疆,干好了可以重登九阙,即使没怎么干好,无过亦可辗转各地。B是这么认为的么?从诸多报道看,B是有着相当抱负的。撇开当年朝廷敕令中格式化的政治坚定公道正派领导经验丰富云云那几句台词,B有否后来所说的“野心”不得而知,但有一点不可否认,B入主雾都是的确是想有一番作为,而欲藉治渝之功入值中枢也在情理之中。

        有条件,有抱负,有民意,虽地处西南一隅,却也可一番作为,似乎这一切都顺理成章。

        作为雾都百姓,恐怕谁也无法提前预判到,B的治渝方略将从唱红打黑入手。直到雾都媒体摇旗呐喊方才如梦初醒,于是开始了风起云涌的唱读讲传活动,开始了疾风暴雨式的打黑。

        从开始到三月中旬的落幕,好一似潮起潮落。功过呢?留待后来评说。真正还应了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片尾曲中所唱:“兴亡谁人定啊,盛衰岂无凭啊,一页风云散啊,变幻了时空。”

雾都三月,那些人和事儿(中)[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5

        个人感觉,从一个极其寻常的角度看过去,B主政雾都这几年可以用一条线来串联。从唱红开始,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按B的说法,提升“精气神”。接着以昔日警界英雄WLJ的到任为起始点开始大规模打黑除恶,涉及到社会多个层面。双管齐下,掀起高潮。然而,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发展规律在制约,所谓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时也当念物极必反之理。在我看来,进京唱红是“唱红”活动的一个分水岭,李庄案件的发生则是“打黑”偏离轨道的标志,蛋糕的“分”和“做”是思想矛盾初见端倪,此间乌有网站与所谓南方系的口舌纠缠成为了一个天然的背景。所谓“重庆模式”则有捧杀之嫌,而这时W突然出走成都米领馆事件则成了后来一切的导火索。

        W事件发生后,由于封锁消息的政治惯性导致了各种小道消息的流传。但是无论信与不信,雾都许多民众或许都意识到转折无可避免地到来了。至少我当时是这么感觉的。

        2月16日,我本来打算写一篇名为《雾都B话》的日志,后来觉着情势变化太快,心里惴惴,毕竟政治那玩意儿不是闹着玩的,何况咱也就一个小老百姓,充其量打酱油路过,瞧瞧也就是了。于是,那篇日志也就无疾而终。当时我写道:

         朔迷离的W事件在沸沸扬扬好几天后终于消停了下去,这是好事情啊,虽然对于喜欢围观的我以及和我有着同样爱好的人们而言,这就如同荒诞片中某个精彩情节一般,一忽儿过后未免有些失落,可咱还是更乐意看到盛世和谐的。当然了,作为喜欢围观的一个p民,胃口既然被吊了起来,我还是有些纠结,因为影片还在继续啊,情节却黯淡了下去,悬疑留下来了,看来只等待剧终,据说,高潮一般都是在表演结束时,“群响毕绝”,留下观众目瞪口呆。

        W事件发生后,估计那几日忙坏了网站的小编,删帖手都删成鸡爪疯了吧,真是悲催!到后来干脆不删了,这才是智慧。这不,龙门阵摆够了,现在消停下来,该干嘛还干嘛。关于W事件的来龙去脉,版本够多够精彩,传闻内容也大致差不多,大伙儿通过各种渠道都耳熟能详了,我也不絮叨,免生事端。毕竟我是良民,大大滴,所以对此事件我宁可相信天朝理藩院崔哥的消息。   

        闲下来,聊聊天,尽量不惹恼了小编,就说说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不属于五毛,也不沾边美分,就一重庆P民说几句话。

        某日,读到一帖,乃是关于天朝那不争气的足球的,作者不详,大约是球迷中的高人,帖文是这么说的:“W某原来是重庆力帆的队长,曾效力于辽宁宏运,以勇猛著称,多次被评为最佳球员。重庆力帆董事长是前大连实德的总经理,深受大连球迷喜爱,后曾出任过辽宁省的足协主席,在中国足球圈内很有威望,前几年接受了重庆力帆的邀请,出任了重庆力帆的董事长。董事长刚上任时,球队内有球霸,董事长重金引进了效力辽宁多年的W队长来打压队内的球霸。凭借着高超的球技W队长很快成为了球队的新球霸。年初随着中超假球案的审理,力帆董事长与W队长的矛盾也逐渐凸现。前段时间董事长下令剥夺了W队长的上场时间,并提升他为球队的副总,主管梯队的捡球工作。这让W队长很不爽,产生了转会的念头。前天,W队长来到了成都谢菲联俱乐部考察,偷偷会见了正在这里办事的美国职业大联盟的球探,表达了转会意愿。这事惊动了力帆董事长,董事长派出专人去接W队长,而这时北京国安的球探也得知消息,先一步签下了W队长。目前W队长已经到了国安俱乐部接受身体检查。重庆力帆队则在官网发表声明,W队长由于身体不适,是去北京休假治疗去了。事情就是这么个情况。”

        好帖!有才!虽有捕风捉影之嫌,却也能下饭佐酒,江湖多妖刀呵!

        现在看来, 风云乍起是雾都三月不可回避的现实了。(待续)

雾都三月,那些人和事儿(中)[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