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你能来,我很快乐[原]  

2012-05-06 23:21:08|  分类: 人面不知何处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你能来,我很快乐[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1

        放心,我会对小刀子和刀子娘好的,在这个世界上,一切的一切都是被注定,然后才有悲欢离合,才有不死的情愫,刀子喝了酒,这么对我说。

        翠很好,刀子还说。

        我知道,如果翠真的这些年俗了去,刀子弯弓射出的箭终究会折返射回刀子的心窝,所有的都将戛然而止。

        刀子的心不在雪亮的刀身,而在刃,划过,飘忽之下有一滴血,如泪,如珠。

        继续喝吧,我说。

  2

        你能来,我很快乐。

        那天,这句话一直藏在刀子心里,哪怕和豆豆告别的时候,也没有说出口来。说与不说其实都一样,就让它在心里的某个角落温暖地存在,不是很好吗?刀子这样想着。

你能来,我很快乐[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3

        豆豆是突然说起要来看看刀子的。收到短信的时候,刀子对着手机屏幕上怔了半晌,小心地端详,怕一不小心碰错了键删去了那短短一行字迹。

        豆豆约了咪咪同行,刀子曾经对我说起过,当年他和豆豆、咪咪是要好的朋友。

        刀子说,他真的想不到豆豆会再一次来到他所在的小城,虽然,刀子一直相信终究有一天豆豆会来见见他,但一定不是现在。刀子对我说这些的时候,或许心中有着一丝凄切的味道。         

        刀子把豆豆要来的消息告诉了翠,觉得应该让她知道。

        翠嫁给刀子前就听说过豆豆,虽然从未见过。倒是后来很多时候,刀子刻意回避在翠面前提起,宁愿和朋友们说说。

        翠善良豁达,知道刀子这一辈子忘记不了豆豆。翠不傻,她相信刀子。刀子对我说起这些时,很感慨,略带一丝儿幸福。

        刀子不止一次说过,就算这一生都会在怀念与伤痛中度过,也会好好地爱翠。我相信,这是刀子的承诺。

4 

        那一宿,刀子始终在半梦半醒之间。

        明儿下午要去火车站接豆豆,十九年后再次见面将是怎样的情景呢?是陌生拘束,还是相见如故,或是感叹嘘唏,或许都不是。往事又在刀子的脑子里浮现:那个冬天,刀子第一次去接豆豆,火车到站时,天还没亮,火车站大修,旅客们只能从一个狭窄的临时便道出站,好多高高低低的石梯,刀子站在石梯拐角,在惨白的水银灯下,盯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人群中豆豆看见了刀子,喊了一声,刀子逆着人流挤了过去……后来刀子总念叨,那是一生中最温热的拥抱,浑然不顾周围潮水般涌动的人群。

        再次去接豆豆是第二年,豆豆写给刀子的信还在路上,信上说她不会来了,让刀子别等。刀子在车站呆了两天两夜,站在新修的出站口外,在发自那个城市的每趟列车出来的人流中寻觅。刀子回到家里的时候,小镇上家家户户已经在张罗着过春节了。那是最惨淡的春节,刀子对我说。

        后来呢?没有后来了。如果要有,那就是四月自绾的心结罢。

        豆豆短信上说了,见面是为了却刀子一个心愿。刀子明白,是化掉这个结的时候了。你能来,我很快乐,刀子想起了这句话来。

        翠夜半醒来,忍不住说,睡吧,别明儿豆豆见到你面带菜色的,还以为你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呢。

        切!说什么呢。刀子笑了,拍拍翠,你睡吧,我够幸福的了。 

        我知道,今夜刀子无眠。

你能来,我很快乐[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5

        那天下午,阳光灿烂,无论天气,还是心情。

        看着出站口鱼贯而出的人群,刀子重叠着记忆中的影像。刀子没有靠出站口太近,而是远远地站着,他相信豆豆会看见的。刀子还是忍不住发了一条短信,告诉豆豆自己站在出站口左侧花台前。

        相见,其实就这么简单,刀子告诉我。

        在人群逐渐稀疏的时候,豆豆出现在刀子面前,那是依旧如昨的素颜。

        多少年来,刀子曾经在时间的拐角无数次幻想和豆豆再见面的情景,或邂逅在R城的街头,或在某个场合目光悄悄为她驻留,而这样的见面,刀子却从未想象过。耳边忽然流淌起黑豹声嘶力竭演唱的那首《无地自容》:“ 人潮人海中,又看到你,一样迷人一样美丽;慢慢地放松,慢慢的抛弃,同样仍是并不在意……”,那首歌是刀子有一年去L城看望咪咪时从咪咪的录音机里学会的,后来喝酒后总爱在歌厅扯了嗓子唱,老跑调,老唱。

        一起去接咪咪吧,豆豆说。

        公交车从城南到城北,刀子坐在豆豆旁边,忽然有些拘束,还有些恍然若梦的感觉。那一刻,刀子想,这车永不到站,就这么一直坐下去多好,想着想着,刀子心里就有些难过,目光转向窗外,那些本该熟悉的街道竟然陌生了起来……      

6   

         傍晚的时候,刀子给豆豆和咪咪接风。刀子让翠带着小刀子也来了,还叫上了几个素日里要好的朋友。刀子重情,这些年没少在我们跟前提起和豆豆的往事,我们明白,刀子是要让我们认识一下传说中的豆豆。那天晚上,看得出刀子很开心,可刀子的酒没有平时喝得多,倒是我们几个有些醉意了。后来听刀子说,我们那天酒后摇摆的步伐、刺耳的口哨声、一触而发的脾气、大声讲话的状态已经让豆豆有那么一点点的害怕。我想,或许刀子本意不是这样的,他只是想表达相逢的开心,或许在豆豆眼里,刀子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刀子。可不管怎样,刀子觉得豆豆还是从前的豆豆,一点也没变。

        我陪了刀子把豆豆和咪咪送到宾馆,后来我和刀子谁先送了谁回家就不大清楚了。

        记得刀子一路上说,翠还在家里等他,刀子没醉。

7

        豆豆要回去了,看到刀子好好的,豆豆放心了。

        送别的时候,不再有从前撕心裂肺的疼痛,却有着无可奈何的淡淡不舍。

        刀子想说,你能来,我很快乐。忍住了口,他想,豆豆心里懂得,不说也罢。       

        转身的时候,刀子想,时间终于出现了一个拐角,以后的时间就从这时数起。

        “彼此在同一天空下,有着一丝牵挂,在渐行渐远的岁月中,其实牵挂与被牵挂都是一种幸福。”几天后,刀子如是说。

 

        后记:豆豆让刀子转达她对翠、刀子弟弟、弟媳以及刀子朋友热情接待的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523)|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