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蹉跎[原]  

2013-02-07 16:49:25|  分类: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蹉跎[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1

        我希望是在过年时能够用右手端了酒杯,如从前一般举高了递出去,悦耳的咔嚓声,切尔斯!前晚试了,不成,右臂还是使不了劲。抓狂啊,神马世道!朋友替我夹菜,一脸坏笑,说是关爱残疾人,我感动得一塌糊涂,哥们,患难见真情呵。

        饭后去泡澡,洗洗晦气。那地方聚集了许多湿脚妇女,一溜儿进来让客人挑选,不需要遮羞布蒙脸的。我想起了“向红烧鸡公”大门外笼子里的鸡们,有个生猛的词儿叫做“点杀”。我挑了一个,问我荤素,我说残疾人,吃不了荤,还是素的吧。湿脚女子脸色就变得不那么欣欣向荣了。她一定觉得运气不好,其实她错了,我是最好伺候的。待她带我进了那房间,灯光暧昧,真容易让人走邪路。我告诉她右臂疼痛动不了,拜托搓背时别碰着,按摩也免了,趴着难受,小费不会打折扣。她一听觉得活儿轻松,脸上又开始欣欣向荣起来。接下来宽衣解带按部就班,然后感觉自己就像一条猪在案桌上任由摆布。“大哥,你胳膊已经不一样大小了啊!”她漫不经心一句话,吓了我一跳,赶紧仔细瞧,果然粗细不均,突然心里莫名烦躁……

2

        泡完澡身体轻松了不少,衣服穿在身上比平时要暖暖的,只是心情不咋地,想着胳膊粗细问题呢。朋友来电话让到歌城K歌,去了。看到一群人臂弯里搂着“公主”在包房里声嘶力竭。

        以前在东莞“忆难忘”上班就对那灯红酒绿的氛围再熟悉不过了,不同的是“坐台小姐”与时俱进成了现在的“公主”。有时觉得很好笑,分明是在湿脚边缘,偏偏用了高雅的标签,汉文化博大精深委实让我倍增民族自豪感啊。

        来了不唱也不对,我点了几首需要唱得青筋直冒的老歌,我也只会唱那几首——《鹿港小镇》、《无地自容》、《天堂》。唱完,廉价的掌声响起来,公主端上酒杯说是献酒,直着脖子喝了。其实唱得好不好我心里清楚,在歌城里就算黄牛哞哞般的吼几嗓子也会有叫好声的,这是规矩,由钞票在决定。

        大哥,还唱么?唱啊,唱一首《堕落天使》吧,我觉着这歌最适合此情此景的。在刺耳的音乐中我左手捏了话筒扭摆着身体任声音狂飙:“你那张略带着一点点颓废的脸孔,轻薄的嘴唇含着一千个谎言,风一吹看见你瘦啊瘦长的鸟仔脚,高高的高跟鞋踩着颠簸的脚步。浓妆艳抹要去哪里你那苍白的眼眸,不经意回头却茫然的竟是熟悉的霓虹灯,在呜咽的巷道寻也寻不回你初次的泪水,就把灵魂装入空虚的口袋走向另一个陌生。……无可救药的歇斯底里和一派的天真,刻意的美丽包装着一个嫉妒的女人,是你攻陷别人还是别人攻陷你最后的防线,当你度过了一个狂欢的夜迎接寂寞到明天……”
        大哥,您唱得真好,乌黑的嘴唇再次奉上赞美。是吗?呵呵,听不出是你们的写照吗?我心里说,嘴上却说着谢谢。

3

        夜深,回家,感觉很蹉跎。

        心里依然烦躁,是自己吓唬自己吧。

        现实很残忍,虚拟很温暖。 

        昨天在野渡里写下一段心情,确是在那一刻想到肢残的麻烦,不承想让朋友们为我担心了,罪过。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