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黔地八日·娄山关(1)[原]  

2013-08-19 16:58:07|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黔地八日·娄山关[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廿八日,第一站,贵州桐梓娄山关镇。

        甫全夫妇已在那里。他们在娄山关镇购有供长期使用的居所,今夏早些日子就过去了的,相约与我们会合后再一道往黔东南而行。

        娄山关在重庆人心目中有名,恐怕并非因为红军战争遗迹的缘故,而是因为那里海拔千米以上,森林茂密,空气清新,特别是夏天,早晚都是凉风习习,不用开空调,晚上还得盖薄被。最近些年,在重庆人眼里,娄山关南北坡的板桥镇和娄山关镇成了最近便的一等一消暑纳凉处,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当地人就在公路两旁建起了许多房屋,高高矮矮参差不齐的。房屋不大,辟成居室,若公寓式。他们或开设农家乐,或用来出租,或是以每年三千元左右的价格把使用权按15年整体作价卖给到此避暑的重庆人。于是,每到夏天酷热难当时,沿路都会有许多重庆牌照的车辆停靠,周末出游消夏的就在农家乐吃住,价格每人每天八十元左右;而长租度假的则每人每月一千八百余元;至于购买房屋使用权的则如同在此居家,买菜做饭,登山散步,享受早晚的清凉。经过这么些年, 俨然已成当地一大产业,据说每夏来此长住纳凉的重庆人有数万之众。坊间传说即将受审的废督也曾关注此等景象,欲使其为重庆后花园。如今此话成空,但足可说明这个地方大有吸引人气之处。

        晨,与北坚夫妇驱车从合川出发。此行全程由北坚的夫人陈老师驾车,她是新手上路,驾龄不足一年。这倒为此行平添了几分冒险的刺激。新手自然不敢在高速路上狂飙,不紧不慢的,沿渝合、外环绕城高速进入渝湘高速,将近中午便到得綦江,我们决定在此打尖,我建议去品尝名扬重庆的“北渡鱼”。

        虽说我算半个綦江人,却对綦江一点不熟悉,一路狂奔的城市化已经把这个昔日川黔公路上的小县城彻底改变了模样。陈老师车上的导航也不大靠谱,自然不认识新修的道路,转了好大一阵,问了两次路才搞清方向,汽车转上了老川黔公路,我这才恢复从前的记忆。从县城往重庆方向行约摸十几里,就到了綦江与江津交界的北渡,这里便是与“璧山来凤鱼”、“江津水煮鱼”、“潼南太安鱼”齐名的“綦江北渡鱼”的发源地所在。其实北渡不属于綦江而属于江津管辖,只因距离綦江城区比江津城区近了许多,久而久之吃客们便把本该是“江津北渡鱼”的叫作了“綦江北渡鱼”。

        到得那里,却是满目萧索,房屋残破,冷清异常,连一侧停在川黔铁路上的绿皮火车车厢也尘垢满身,远非昔日过客匆匆繁华热闹景象。记得那年和弟子徒步去黔,经过北渡,只见210国道靠綦江河一侧鱼馆遍布,“正宗北渡鱼”旗幡招展,我俩大快朵颐,那美味呐,果真是名不虚传。如今这是咋啦?狐疑不已。

        和唐僧师徒西天取经途中化缘差不多,功夫不负有心人,发现尚有一家还在营业。店主是一对老年夫妇,迎我们进店里,倒还热情,只是口音已与我们有了极大差别。问他们北渡为何现在如此冷清,答曰全搬到城里挣大钱去了。他们的孩子也是掌勺做北渡鱼的,手艺好,进城开餐馆了,就剩他俩还在老地方坚守。其实重庆到处都有品尝北渡鱼的地方,然而我终究以为应该在它的发源地吃才有味道,我不明白那些整天嚷着打造这打造那的文化专家和决策者们为什么对眼前正在消失的饮食文化品牌发源地缺少一种睿智的保护,这和各地当初拆掉古城现在又纷纷大修仿古建筑一样,让人感觉他们骨子里的冲动和愚蠢。想着这些,很是无语。

        鱼上来了,红油汤上漂浮着贵州辣子,发出嘶嘶的声音,热气腾腾,鲜香四溢,还算正宗,几碟精致配菜也可口。感谢这对老夫妇,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在北渡这地儿吃北渡鱼了,我猜不久,他们也会停业的。

        我和北坚没饮酒,得“导航”呢。

        吃罢,稍事休息继续赶路,约摸两小时就到了桐梓,娄山关镇就是桐梓治所。

        寻求刺激是会付出代价的。下高速的时候,遇到警察临检,只见他威严的手势,让我们靠边停车接受检查。超速了?应该不是。警察先上前敬个礼,要求出示驾驶证和行驶证。陈老师摸索了半天才拿出来,我暗叫不妙。警察问坐副驾的北坚有证没,答没有。他脸色就有些难看,冲陈老师说你驾证不足一年是不能上高速的啊。几个人心知肚明却也面面相觑,陈老师勉强辩解了一下说那是新交规,她是去年取得的证。不知是的确这里边有什么执行方面的空子还是因为今天警察心情不错,又或者是看到外地车份上,总之他说这次就不罚款,告诫别再上高速就放行了。

        这样一来,陈老师有心理压力了,情绪明显不高。我心里直犯嘀咕,完了,出师未捷啊,难道就这么打道回府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方向盘不在我手里。好在去娄山关下只有几公里老国道,这可不违规,先见了甫全再说。      

        甫全早就在住所门口等待多时,一进门就看见桌上准备好的酒。哇!刺梨酒,瞅瞅床下,还有一坛。大家决定明天不用赶路,既然来了,还是去领略一下黔北第一雄关。

        果真是凉风习习,天然空调,当晚兄弟伙踏踏实实喝了几杯,一宿安睡无梦。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