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纪念:东莞,二月狂飙[原]  

2014-02-11 20:24:23|  分类: 漏船载酒泛中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纪念:东莞,二月狂飙[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梦朝元年二月十一日,就是某微博大V和《南都周刊》评论官微为央视曝光东莞娱乐场所卖淫嫖娼泛滥后当地出动数千警察“扫黄”而悲壮呐喊“东莞挺住”之后第三天,我独在网络上溜达,遇见獐老板【1】,前来问我道,“鼠哥,可曾为东莞那事儿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鼠哥还是写一点罢,您从前好歹也在那地儿呆过些时日,之后又去过几次,也算是个明白人
    这是我知道的。但凡江湖有甚动静,我大抵都是有些自己的看法的,即便在艰难的世道中,出于激越的本性,也难免要写上几个文字证明我的思考还健在。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东莞毫不相干,但在围观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摸石头过河”,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一场好戏已经鸣锣开场。图片上数十个个双手抱头以发遮面的“湿脚者”从那灯火辉煌的厅堂鱼贯而出,透过马赛克释放出支离破碎的难堪,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不忍卒睹,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站在道德高地上指手画脚,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御用文人评论中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不安。我已经有些醉眼朦胧了。我将深味这一幕发生在东莞的娱乐大戏,以我的最大游戏精神显示于人前,使它们快意于我的思索,就将这作为我这个莞城过客的菲薄的礼品,奉献于东莞的每一个黑夜与白天。
     真的娼妓,敢于直面猥琐的嫖客,敢于正视勃起的下身。这是怎样的谋生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大喉咙设计,以道德的车轮,来碾压生活的疤痕,仅使留下妆点后的面容和日渐枯槁的身段。在这面容和身段中,又给人暂得偷欢,维持着这似是而非的婆娑世界。我不知道狂飙之后的她们该何去何从!
        我们依旧不紧不慢言笑晏晏;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二月九日也已有三天,新闻头条的效应快要过去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那些个被抓捕带走的人中,我估摸着有小姐有嫖客,还有妈妈桑和酒店老板。小姐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前些时候却觉得有些踌躇了。从古代老鸨口中的“姑娘”到后来娱乐场所的公关、坐台小姐、包房公主,再到时下的“小妹”,在和买春者合作糟蹋完所有词汇后她们得到了一个“失足妇女”的法定称谓。我觉得应该对她们换一个稍显尊严的称呼,她们不是寄生于权力勾结于官场的饕餮,她们只是以身体作为生产资料和原始资本的普通女人,其实就是性工作者。
    东莞第一次为我所知,是在廿一年前初冬我和合川师范学校校长侯崇光先生发生诸多不愉快愤然决定出走的时候。我的同窗好友阿勇早先去了那里,但是我不了解那地。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我将要和侯先生图穷匕见之时,才有阿勇回来探望我见我处境艰难,说:不若南下东莞。当即掷硬币定去留,其时心中暗自惴惴。我平素想,父母在不远游,能够恬淡自处,安贫乐道,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滋味的,但当时情势不允,不得已背井离乡。待到得那里,方知灯红酒绿居大不易,辗转于工厂和夜总会谋职,实非我所长,我却亦因此得以了解所谓小姐的生活,可怜可恨复可叹。后来学校姜公数度来信劝我捐弃前嫌,念及故土亲朋,又见当日情形恐难出淤泥不染,故而辞工北归。此后又去过两次探访故友,彼时,已有性都之名了。总之,在我的记忆上,东莞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城市。【2

    我在九日中午,才知道央视曝光东莞多个娱乐场所存在招嫖卖淫行为的事;第二天便看到新闻画面,从九日下午起莞城共出动6525名警力对全市所有桑拿、沐足及娱乐场所同时检查。至九日晚十时警方共带回相关人员67人。稍后详细报道方知中堂、厚街的大小娱乐场所均在列。而网络声浪渐起,《南都》呛声,大V惊呼,官媒义正词严。但我对于这些报道,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网络的人和事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拧巴到这地步。况且一个法理的行为,更何至于无端为网民所诟病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新华网评,环球时报诸多喉舌。还有那些公知大V和名博。而且又有当地的哥证明那些小姐并非生活所迫云云。
       
朝廷喉舌强调,说是“重拳扫黄”,还要清扫思想上的黄流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如此会重创东莞经济,还有预测性都的帽子短时间内难以摘掉。
       评论,已使我目不忍视了;宣讲,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网民们之所以冷嘲热讽的缘由了。纠结呵,宣泄呵!不在纠结中沉沦,就在宣泄中迷茫。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自体验,听说,所谓莞式服务ISO,是有些名堂,
好多买春者是欣然前往的。自然,寻欢而已,稍知莞城发展史者,都会为其快速崛起而惊诧,由世界工厂走向性都,定有复杂因果纠缠。数百万背井离乡的打工者,无数抛家别子的港台企业主,饱暖思淫,人性使然。否则,断不会有如此众多罔顾朝廷律令之交易发生,莞城亦断难黄名远播,乃至吸引南来北往猎艳者如过江之鲫
    我以为这次莞城确是休克了,这是真的,有无数视频文字报道为证;那里众多的性工作者也歇业了,有昔日灯火辉煌的酒店桑拿KTV门前冷落车马稀为证;只有那些一下断了生计的人们在嘀咕在暗地里怀抱某种期待。当网络上一片喧嚣,官喉和民间围绕该不该同情性工作者掐架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拧巴呵!雷霆万钧扫黄追责的伟绩,口诛笔伐甚而如泼妇骂街般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番心猿意马的描摹给抹杀了。
    但是那些个坐在道德评判席上的御用文人却居然一脸正义,连人们内心的同情都想加以控制,进而质问同情者“家里人是否知道”,殊不知自己比性工作者也干净不了多少……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篇文字,发出一些不同的声音,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自信满满的闲人以教化大众的由头,或者给不满贪墨横行的闲人作宣泄的素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一出娱乐戏,几许理性的意愿,往往会被有意无意牵扯到朝廷素来不喜的词汇上去,倒是造就社会新的裂痕。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的人和事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南都》评论官微竟会这样地直白,一是御用评论中的语言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网民对于性工作者竟能如是之宽容。
        我目睹中国网络江湖风云,是始于几年前的,虽然觉得有些失序,但看那潮起潮涌,赤膊上阵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东莞扫黄狂飙之后的同情与感概,其实不乏理性的思考,即便被自我标榜的正能量媒体扣上是非不分挑战文明底线的大帽子,却依然坚持主张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网民不再苟从于说教的明证了。倘若藉此狂飙就能管住所有性交易者的下半身,又或是就此顺藤摸瓜打下几只老虎苍蝇,倒也有些意义。然而,拧巴的真正症结终究未能一现真容,恐怕连那些被处理的性工作者也未必心悦诚服,毕竟庙堂之上还有许多比她们肮脏的人。
        呜呼!好歹写下这些话,大多是只可意会语,但以此纪念东莞二月狂飙!
        注:1 獐老板乃是我的一个搞房地产的朋友,对东莞相当熟悉。
         【2】此节详情我曾在野渡博客《江湖夜雨十年灯》的《逝水苍茫》中有过记述,博友老马的文字中也有踪迹可寻。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