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谎言有价[原]  

2014-05-14 23:39:19|  分类: 立此存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谎言有价[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没有想到,一块偶然从天而降的小馅饼,让我最真切地领略了在盛世光鲜掩饰下那无可遏止的溃烂,不想沉默,立此存照,拭目以待。
                                                                                                                            ——野渡主人
        中午下班回家,老娘对我说起,上午有两个电话打到家里固话上,接听,内容差不多,电话那头自称是交通街社区的,问我家住哪儿。娘具有相当的革命警惕性,听对方问家庭住址,怕遇到时下猖獗的电信诈骗,便啥也不多说,挂断。我对娘的果断那是深表钦佩。想起前儿也有一些莫名其妙电话打来,有说是快递公司的,有说送法院传票的,我都无一例外向咱那位非常有才的老博友“萝卜”学习,对那些个家伙进行了很认真的忽悠。比如就上个星期某天,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有我邮件,不知道我详细地址,让我按他们提示的电话打过去查询。这把戏忒小儿科了,反正左右无事,陪他玩玩也成,就打了过去,说了情况,电话那头声音相当滴磁性,热情地说马上帮我查查,不过要我先告知姓名,呵呵,我知道问完姓名之后就该问其他身份信息了。于是,我操着二级甲等普通话字正腔圆地报上了姓名,免贵姓“草”,名“泥马”,嘟嘟嘟,电话断了。估摸着今天这俩电话恐怕也是这档子事。我翻了翻来电,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看来还真是这样的了,甭理就是。正准备吃午饭,那个号码又打进来了,嘿嘿,真还锲而不舍呢,我拿起了听筒。
        "我是交通街社区的,你究竟住在哪里嘛?“对方劈头就这么一句,要是老娘先前没有告诉我事情大概我还真有些莫名其妙。
        ”你到底要找哪个?你要干啥?“我没好气地冲话筒吼道。
        ”我问你是不是姓罗,你住在哪里?“那头声音也有些上火。妈的,撞鬼了啊,我招惹谁了,倒要瞧瞧今儿个谁折腾谁。
        ”对啊,我姓罗,可我不是交通街社区的啊,你到底找我做啥?“我耐着性子问。
        ”你现在住哪里?“嘿嘿,又回到刚才的问题了。非问我住哪里,有这样的骗子啊?小样的,告诉你又咋的。
        ”我告诉你哈,我住石龙过江小区,我户口地址是派斯学院,属于濮湖社区!你究竟想做啥子?!“
        "嘿,你这人态度怎么这样!我是给你送钱来的,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啊。“对方还真有些生气了。
        呵呵,馅饼掉下来啦,我笑着对坐在旁边的老娘说。老娘满脸警惕,示意我挂掉电话。我才不呢,玩玩,好歹也是馅饼呢。
        ”啥钱?为什么给我钱?“既然人家送馅饼来,咱口气还是得温和些,咱可是有素质的人咯。
        ”是这么回事,你有一点钱在我这里,是你家固话前几天被抽中参与民意调查,你回答了调查问题,有点报酬。我现在已经到你们小区修自行车那个摊子了,我在那等你,赶快来啊,我还有事呢。“对方口气也缓和下来了。
         唉,你开门见山说清楚不就得了,非先问我家地址,搞得跟电信骗子似的。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是接受过这么一个电话调查,只是我压根不知道参与这个还有大洋领。
        领大洋俺是从来不怕路途遥远滴,俺马上去会会他。
        下楼,走近那自行车修理摊,一个老头儿就瞅着我:“你就是罗晓艳本人?”
        “对啊,如假包换。您是?”我把身份证掏出来给他看了。
        “我是社区的,我和你说啊,上次你接受了一个电话民意调查,这是有报酬的。”老头儿边说边掏出一张纸条,指着我的姓名,“我们呢就负责发放。找不到你的具体地址,只好按照座机打过来。你呢,脾气大得很,年轻人,火气啷个恁大哦。”他有些居高临下地埋怨道。
        ”哎呀,老同志,对不住,现在电话骗子太多,我家里就老娘在,怕上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哈!“我打着哈哈赔不是,心里却想:”谁让你不说清楚呢?“谎言有价[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来,先签个字。喏,在这儿!“他掏出钢笔,把纸条递给我。我一瞅上面,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人的名字,金额都是五十元,嘿嘿,够吃几包烟的了。
        签完字,我接过他递来的一张五十大洋的票票准备离开,忽然有些好奇,就问”怎么只有两个人的名字哦?“
        这一问不打紧,老头儿的话匣子就此打开,社区干部对群众的思想教育工作就此开场:”你娃运气好噻,整个社区九十多部固定电话,就你和另外一户被抽中了,这就好比是打麻将手气好,和牌了。本来呢,应该是两百元,可是你娃电话上乱说,就只有五十元了。这就好比你本来有了一个“好轿”(麻将中“听”的方言),可以自摸的,结果不珍惜,只和了一个炮。“
        ”我没乱说啊,我记得我是很认真地回答那些问题的哦,全是大实话。“我觉得他这话委实有些冤枉我。
        老先生嘴角有了意味深长的笑,然后说:”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啊?坏就坏在你认真二字上,你那些实话就是乱说嘛。如果你每个问题都说‘好,不错,很好’,不就该得两百块了么?懂了没?”
        原来情况是这样。记得那天我在电话上回答了十个问题,其中有问社区治安的,我就说了学校老师挨了打警察迟迟不处理;还有问创卫过后周围环境卫生如何,我说脏乱差又回头了;又问社区换届选举的事儿,我说我都好多年没见到过选票了,而且我也不认识那些候选人;还问我家庭收入比2012年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我说收入是绝对增加了,可生活水平貌似下降了不少。总之,我是实事求是有啥说啥的,咋就成了乱说了呢。
        呵呵,这样的调查我算是领教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谎言会大行其道了。在这样一个简单的调查中,真话值五十,谎话值两百,加起来整个就是一个”二百五“嘛。难怪许多人都爱说假话,某些人也爱听假话。
        我对那老头说:”拜托,下次最好别抽中我了,我这人改不了说真话,也就是你们认为的”乱说“,搞不好会给你们添麻烦的。“说完扬长而去,任由那老头愣在那里。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