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杂感[原]  

2014-06-18 16:45:58|  分类: 《鸢尾·挥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罗张挥弦
杂感[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我已思虑良久,思虑着用文字的皮囊,来承载我的复杂心境,后来发觉那确乎不是易事,我亦无此能力把文字安置妥当。欲作打油诗,却发觉自己竟连诗句都憋不出来了。我亦无从知道心中所想,便只是对着灯挣扎——大概是心情过于杂乱罢,突然看见文字都僵硬得像石头了,但我又不得不在最不适宜的时候胡乱堆砌几句。

大概我想说吾心为何扰,然而无论如何不能寻出那些事件。想来我们的世界本就是复杂的,千万愉悦的、悲伤的事件串在一起,而我们便是在这些事件的体内穿行的,过一层,自然会有下一层,所以说无暇相顾,无计思索,无从诠释。我或是已经忘记自己的经历了,但它们带给我的无尽感触却是在交织,在杂糅,在融合,终于在我内心塑造出色彩纷繁的怪物,让我蒙着冤屈承受。

我明白人都是如此的,不管是过着何等模样的生活,有时总会怀有莫名的感情。同样在我,那种感情却也道不清,它只躲藏在身体里。现在便是腐烂发酵了。时候既已是深夜,我觉察到旁边已经没有人语了,整座城市都寂寥。我身后是一片广阔的黑,正如欲理还乱的黑发;身前是灯光,它点燃一团空气,空气里浮尘闪闪烁烁地翻飞;我知道天空其实是红酒的颜色,街道上其实根本没有月光。

骤然想起仿佛失掉了什么东西,所以才于此纠缠,然而深究,才觉察自己仿佛本就是没有得到它的,不过是一开始以为自己拥有罢了。后来我便不以之为稀奇,反倒厌恶起它来,现在想来却是可笑至极了:我竟曾真的以为自己厌恶。

有位朋友说:梦中可知身是客,我想大概是我对生活里的角色太过投入了罢。灭灯,灭灯,太多思绪,任由它梦中去理罢!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