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有一种情,叫作别离[原]  

2014-06-19 13:01:15|  分类: 《鸢尾·挥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罗张挥弦
有一种情,叫作别离[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part.1

不知从何时起,天气便是这般冷了——街上冷寂得使人颤抖,天地笼上了一层灰,连鸟儿也不飞过了;空气仿佛是夹了刀片,仅是风一吹,只感到难言的冰冷与疼痛。这样的天气或一直便是如此,我于是在这冰冷与疼痛中麻木了。

可今天是晴天,天气仍是寒冷,但在我心里却是一种如久违的、莫名的感受,我仿佛已确信自己已摆脱这梦魇般的寒冷了。

part.2

呵,晴天。在造物主播撒的阳光下,在解冻后微浮的空气中,我的思绪散落在心灵的蛮荒之地。

记忆里那群烂漫的背影是谁呢?我方才发现,原来朋友是那样重要。交友无几,却满满都是闲置的回忆。绵绵细雨,湿了三年流光,这一剪天真,他们与我同行。青春的绿色长廊,散落谁的诺言,又荡漾了我和谁的谈笑?他们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眼前又是熟悉的面孔——那是老师,他们都笑了。我明白他们并非高高在上,更无所谓“明灯”或“蜡炬”,他们只是一群告别青春的孩子罢了。他们算是聚光灯下的演员罢——穿着严肃的衣服,装作严肃的表情,念着严肃的台词,三年一出戏,三年一轮回。待到谢幕,才脱下演出服。只是我们不曾了解罢了。

六十一张脸,六十一段故事,在紧锁的记忆里里逐一释放……

part.3

这些思索,数年不曾见。或许我是真的麻木了,不知不觉间已踏过匆匆时光,却不曾弯下腰寻找过变迁的痕迹。一叶扁舟划过沧海桑田,划到了时光的尽头。

于是,泪也决堤。

长亭折柳,难诉别情,三年与共终各自天涯。世事无常,人各有志,遥遥无期的征途,须是自己徒步走过。自己的路,或与某人交叉,终化为一霎的繁华,而后,渐行渐远……

若干年后,还有他的笑?若干年后,还有她的歌?一年便如一世,一世一段情缘。所有恨都已放下,只求留下流光冲不淡的情!

尘寰若有冲不淡的情,该是何模样?三生石畔的古老誓约终于没能实现。而我们呢?茫茫人海中可会有一秒诉尽愁肠的对视?

但我会记得。

对着阳光下的泪发誓,纵使天地冰封,我也将不再麻木下去。

未来的某一刻,或者某个街角,终会有一次邂逅。紧紧相拥。

                                                               20131230日元旦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