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玩具[原]  

2014-06-19 13:35:30|  分类: 《鸢尾·挥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罗张挥弦
玩具[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星星都迷失在夜空里,不能再找到曾经的位置了。”我想着这夜晚,它被我心里的乱音揉成一片迷茫的黑色,时而把我吞没,时而又把我吐出。广场偌大,我觉得四边都竖着冰冷坚硬的高墙,行走千里也无法触碰到城门。

 人们向他聚拢,我低下头,仔细观察他。他头的两侧都挂着花白的碎发,浮在夜色里。他的脸干黄又不平整,似核桃仁。他手里攥着那个异常的东西——一只遥控器,望着黑幕遮挡的天空里一星点光芒,他笑了,那是一张只属于孩童的笑脸。

 天上飞着的是遥控直升机,它开始靠近地面,我看见它身边环绕着彩色的亮光,一闪一闪,彩光就要把广场染成一片绚烂。

 “哇!好厉害的大叔。”身边的矮小孩子痴迷地叫道,无数小孩,无数人,都注视着天空,虔诚地沐浴着圣光。大叔操控得很仔细,飞机平稳而优雅地飞行着。如此一个玩具,竟变得如此可爱。我望着它发愣,它挂着彩虹,让天空变得璀璨。

 我想起我的童年,它似乎持续了很久,又似乎短得不曾有过,再细想,不过只剩下些玩具了。我的玩具很多,能记起的就有遥控赛车,智力积木,变形玩具,自然也有一些当时贵重的卡牌。后来它们不知去向,我也不追问,因为我知道它们已经不该属于我了。

 妈妈说,你的玩具车可以组成好几个车队了。我想那是不假的,我也常常把它们组队把玩,如此日复一日,也不容易厌烦,——也无法厌烦了。

 我留不住童年。

 记得我最后一个儿童节,在教室里上课,空气温热,只看见老师在讲台上身影摇曳。放学时候,我们很平常地走过教学楼,经过曾经售卖小玩具的商铺,没有半点异常。一路上若有若无的蝴蝶我们不再去追,美丽的街景在后退,最后不留遗憾地隐没在视线之外。

 童年没有玩具,应该不能说是童年。学校外的商铺常常卖些廉价的玩具,最畅销的是迷你陀螺。每放学,我们便涌向商铺,老板娘用一个锅盖似的金属板,中间凹陷,作为我们的战斗盘。也有家庭富裕的孩子,买来一些大型的变形玩具,拿在手上四处炫耀,高年级的大孩子看了都复杂地一笑。

 关于玩具,我始终记得那个伤心的场面:母亲抓住我的新玩具,重重地摔在地上,红色的、蓝色的碎片在空气中绽开,刹那之间一切又归于平静。我对着碎片哭嚎。二十分钟之前,我拿着它,反复缠着母亲要她陪我一起玩玩具,母亲不答应,我还不停把它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那时正在茶馆打牌。

 本以为玩具足以诱惑所有人,后来才明白,原来只有我,具体地说是幼年的我才会爱上这堆没有生命的物什。

 大叔望着天。我想起了我从前也这样望着天,幽蓝的天空弥散着清新的香气,夜雾里水珠凝结,我感觉很畅快。天空里飞机飞翔,载着银河与梦想。

 我想头发半白的大叔的另一半永将不老的黑发里,一定早就藏着伟大的梦想。

 突然间觉得这一切很美丽。这夜晚,所有人都仰望着他的飞机,或许也仰望着略显佝偻的他,还有如棉花糖般漂浮的伟大的梦想。

 只是我感到这美丽大概不属于我,我与这伟大的夜晚,伟大的梦想无关。我失落地转身,逃出彩虹一般的广场,去搜寻锁在我身上的冰冷坚硬的高墙。

【挥弦爹点评】我知道,这个“大叔”其实就是我。我很惊讶,把我玩遥控飞机描写得这么诗意。唯一不大爽的是,“大叔”的形象写得有一点点猥琐,幸好在文中只是“大叔”。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