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惊魂[原]  

2014-06-26 01:54:09|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接到家长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喝酒,电话那头很是焦急,说孩子到现在还没回家。我说,大概是去同学家了吧,忘了告诉家里。过了许久,电话再响,说还是没有回家,我一看都十点了,不正常呢。端了杯中酒对兄弟伙说,干了,散罢。这当儿,脑子没歇着,我想啊今天我放学是否准时,今天我有木有说重话批评学生,今天有木有罚学生做清洁或者罚作业神马的,不知是酒精作用还是脑子使坏反正感觉今天咱啥也没做。这是这学期最后一天啊,千万别出事。我本善良,肯定是对所有孩子温勉有加的。这时那家长又来电话,说孩子还没消息。酒意上涌,不禁来了小脾气:我是正常放学的,目送他们出校门的,至于没回家,实在抱歉,我可木法子啊。要不,报警吧,让警察蜀黍帮帮忙。挂了电话,看到面面相觑的酒友们,感觉有损祖国最值得尊敬的人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惭愧得一杯吞了。
        说归说,心里悬着呢。如今这世道,就算你没责任,赖你到永远。想到这儿,我马上给分管安全的校长去了一个电话,那头急了,问要不要报教委。我说不报罢,咱等等。我明白,报了教委,这就算安全事故,全校教职工那绩效工资就少好几个子儿。过了一会儿,校长来电话了,问咋呢,我说还没消息呢,我建议家长报警了。校长那头也没说啥,让我有消息了随时和他联系。酒友无趣,散了,我更无趣,心想奶奶的关我鸟事,孩纸又没有拴在我裤腰带上。上天有好生之德,反正我今晚要看脚球,就管管这档子事。
惊魂[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焦急的家长又来电话了,问我班里谁谁谁爱玩在一块,我说这我说不上来,何况电话号码都在办公室里。那头就央求我去学校,呵呵,我肯定不干的,我凭啥,到办公室拿到家长电话,然后挨个打电话问么?谁替我和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打交道啊。我说,还是耐心等等吧,估计木有大问题的。想起这些家长素日里比总书记还忙,想起他们觉得学校是替他们带孩子的,我心里忽然感到倍儿爽。
        作为教师,俺良心还是大大滴好。嘴上那么说,手上没停着。我询问了 好几个我认为和失联学生有关联的家长,对方都说不知情。看来我只有等了。脑子再次飞快旋转,想起校长说“尽职免责”的话来,深刻检讨自己是否尽职,结论是还行。心里稍稍安定,坐等电话。
        十一点半,终于有消息了,孩子回家了。六个多小时,孩子去哪了?我的好奇心又作怪了,于是不顾挥弦娘反对,决定家访,我得问清楚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搞明白了才对得起我被吓死的小细胞。
        去了一个学生家,家长对开初的冲动表示抱歉,我不关心这个,只关心孩子告诉我的事。几个小女孩啊,可以放学后失联数小时,我心惊。还好,从那个孩子哭哭啼啼的叙述中我了解了事情原委,和我与另一个失联孩子家长在电话中了解到的基本吻合,这才放下心来,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交代几句,打道回府,夜风一吹,凉飕飕地,才发现自己背已经汗湿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