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无题[原]  

2014-07-11 01:44:28|  分类: 《鸢尾·挥弦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罗张挥弦
无题[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独自行走在寂寥的秋天。斜阳如血,穿过红叶,在枯枝败叶铺成的小道上绽开出朵朵红色光斑,看似炽热却也冰凉,那是残阳替萧瑟秋风捎来的悲伤。

 我妄图在这如古人般凄凄惨惨戚戚的风景里寻得一丝欢乐,或是除了无边宁静中流溢伤痛以外的其它任何感情,可是我做不到。穿越千年的悲秋,唯一留给世人的是泪痕。我也想举头望断南飞雁,又或引吭高歌抒尽心曲。可惜,在这条路上,望断的只有单飞的鹧鸪,唱歌的只有高树上的昏鸦——仍是悲哀!

 我是那么希望踩着颤抖的红色光斑走下去,走到世外,那片只属于自己的宁静。但是我却不愿永世悲哀,或许悲哀时,这古风弥漫的萧瑟秋日真能让人断肠心碎,但也意味着我永远须在雍容华贵的遥遥无期的哀愁里度过。

 日暮途穷的时候,我折返,于途中带走一筐枯叶。憔悴干瘦的枯叶,铭刻了我在秋风中伫立的悲伤。我要寻找的,是一个有鲜花,有绿树,有残叶,有冰雪,有喜鹊也有昏鸦,有暖阳也有细雨的地方。

【挥弦爹点评】典型的婉约词读多了的缘故。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