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再念兴无【原】  

2015-01-28 23:25:59|  分类: 八千里路云和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罗晓艳
再说兴无【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送走兴无校长大概两天了罢。学校接着组织期末考试,阅卷啥的,杂七杂八的事,偶尔想起,闪念间,便在忙忙中疏忽。毕竟,倘他泉下有知,也不希望大家过于纠结的,我如此想。
         今天,他的妻来学校了,大约是收拾他的遗物。我在办公室见着她,憔悴,眼眶泛红。没敢和她多说话,说了声嫂子我有事先走了,就别过。
         前天早上回到学校,趁监考的间歇我去了兴无的办公室,桌上有改了一半的卷子,电话座机歪歪地摆着。忽然想起那次我找他要笔来着,他便翻箱倒柜找了半天。如今,那些柜子紧闭着,我也不敢翻看,站了半天,默默走开。
         其实,我很想和嫂子说说,就在昨晚,我和黎老师,老王,谢市毛几个喝酒时,小我老师来电话,我就对他说你女婿去世了啊。小我很吃惊,我说兴无的妻子不是你学生么,我报了名字,他说对呀,可他不认识兴无。明天,小我来合川和我喝酒,我好好告诉他。
         娟娟说,让我把悼念兴无的那篇文字的网址发给她,说是兴无的妻子要的。我忽然觉得,在办公室的时候她其实可以直接问我的呵,就一刹那,我明白了,她需要默默的念着,搜集和丈夫有关的点滴。我以为,有些东西会和兴无大哥一起渐渐远去,但有些记忆却不可磨灭,在亲人,朋友心中。
         前天早上出殡,据说殡葬车换胎耽搁了,忒不准时。在路边呆了好久,见殡葬车迟迟没到,我就和北坚、老谢、少虎喝早酒去了,化悲痛为酒量呢。我想,反正兴无也不会怪罪我们的。后来听去送的老王说,他一直跟着,火化炉关门前还唠叨来着,我猜想,那时兴无应该听得到,冥冥中。
         就想着这些好吧,也是一番慰藉,不知他匆匆行色,那边可否有新的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