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穹顶之下【原】  

2015-03-03 01:59:50|  分类: 漏船载酒泛中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柴静,很美的一个女人,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网络上流传过好多她的言论,感觉很惊骇,原因是如果我发布跟她一样的言论,多半死啦死啦滴,即使不死,也他妈的弄个重伤。而她活得好好的,还能继续发声。于是,有人便正告我,好些言论是打着柴姑娘的旗号,其实不是她说的。这我有些相信,就像网上也流传过岩松小白的言论,他急了,说那话不是他说的,其实谁说的真的不重要,意淫最爽。穹顶之下【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穹顶之下》——据说是柴静斥资百万拍摄的关于雾霾的纪录片,横空出世,忒诡异,然后,我就看到了沸腾的江湖。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阴谋论者的,然而,某些论调委实让我感到烟雨迷蒙,将信将疑。
        我看了片子,狠狠地哈了一口气,再也不愿意去动脑子。我宁可相信,柴静是凭了良心在做事,在本朝,做事的人永远敌不过评论家的。
        事实上,标签很快给贴上了,网络上大伙儿在掐架。可是,有一个问题大家都在有意无意回避,那就是谁希望看到这么恢弘的掐架阵势呢?尤其是在山雨欲来的时候。我清楚,但我无法表达。又想起张爱玲关于爱情的描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错。真的很相似。
        我知道,我生活在穹顶之下,我在雾霾中徘徊,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装着正派还面带笑容。好多时候,听睿智的过来人说左和右,可是,我真的搞不懂,啥是左,啥是右,更搞不懂为什么要如此划分,我们不是中庸之国么?
        穹顶之下,我和谁都没有区别。如同我坚持着自己的坚持一样,别人也在追求着自己的追求。明白的一刹那,我释然。
        穹顶之下,我教书生涯的又一个新学期开始了。当我听到开学典礼上对校长恬不知耻的吹捧的时候,我把愤怒化成了嘴角弯弯的笑意。也就在那一刻,恰好班上一个孩子呕吐了,我迅速处置了这个事。孩子呕吐是因为感冒,而我把早餐消化过半的食糜咽了回去。这弥漫的气氛和雾霾其实没有差别,既然我能忍受雾霾,为什么不能学会习惯听那些谀词呢?我责怪着自己。
        穹顶之下,我把解散后的孩子们聚集起来,告诉他们:刚才学校领导的讲话,前面部分是好的,见到校长老师问好,那是修养;但对于学校里来的陌生人,就不必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呼唤了,没有那个必要。礼貌地招呼,那是素质,不是刚才台上领导教导的那样,成为你们必须的功课,因为如果修养成了负担,除了恶心还是恶心。无论孩子们似懂非懂,我只觉尽了责,凭我的良心和道德。
        穹顶之下,雾霾依旧。我想,终有一天,找不着北,那时,我会心安理得地随波逐流。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