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祭树【原】  

2015-04-17 01:20:32|  分类: 野渡无人舟自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祭树【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上香啦——     我祭树!     【照片摄于2011年3月】   
        校运会结束了,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总算一切顺利。
        这两天阳光从早到晚都很任性,师生在操场上被晒得够呛
        看着孩子们被晒得蔫蔫的,不由得想起去年这个时候操场边尚且健在的那几棵树来。郁郁葱葱,冠盖亭亭,可惜已然曾经。
        那几棵树在操场边上大约活了十来个年头罢,已有碗口般粗细,间隔数米,在操场边上站成一排。四年前我曾在短文《春色呢喃》中有描写那几棵树,称奇它们偏是春来红叶纷陈,感慨那与众不同的几抹春红。印象中,每年校运会,孩子们都端了凳子聚集在树下看比赛,多少能有些荫凉,不至被日头荼毒。不仅如此,于附小校园而言,那树已是风景,亦显风情。然而,它们没能躲过突如其来的刀斧,连残骸也不知所踪,那应是在去年夏末罢
        树不见了。打听了一下,说是被砍了,学校行政会决定的。至于为啥砍掉,没有人在任何场合向老师们解释,或许他们认为芥豆之微,不就几棵树么,勿需分说。于是,大家终归无法知道确切答案。我委实希望不是传说中因为某个脑残的上级领导一句“影响视野”的屁话,更不希望是因为所谓“风水”——顺便说一句,如果砍树是因为风水,我倒觉得可以和决策者理论一番,风水啥的,我似乎还懂一点儿,真要依来,恐怕会让有些人为某些事愧疚终生。
        前天就有孩子仰着汗津津的小脸问,树去哪儿了?我说被砍了。又问,为什么要砍树呢?我说不知道。再问,谁砍的?我说是学校领导。接着问,有人道歉了吗?天真的孩子,聪明的问题,我知道孩子想起了上学期学过的课文《向大树道歉》,只有沉默。
        我无法回答孩子的问题,如同我无法让那几棵树重生。
        我不否认,那一刻我心里充满了愤怒,为那几棵给予过师生几许荫凉的树,也为决策者的粗暴与荒唐。或许,很多老师和我有同样的愤懑,尤其是在这两天的烈日曝晒下,他们只是不说而已。我不指望会有人向那几棵树道歉,毕竟这不是在万恶的米国。只得先写上几段文字,当作祭奠,倘若有机会,惟愿能为那几棵无言的树讨个说法,以酬谢它们曾予我心中的一片绿荫。
        上香啦——
         我祭树!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